[新竹尖石]李崠山古堡

2010/12/26 23:15

 

991214[新竹尖石]李崠山古堡

 

 

三年前冬月,我為慕名擁有一等三角點的小百岳-李崠山,首次開車

深入尖石後山。當天山區飄著小雨,踽踽而行走在那蜿蜒山林小徑

,來到山頂,終於見到古堡內的一等三角點,當時雖大霧瀰漫,什麼

也沒有看到,但不自覺心頭一陣欣喜,台灣小百岳又攻下一城。

 

 

當年僅為追逐小百岳基石而來,對李崠山古戰場歷史幽情,懵懵懂懂

。下山之際,對於杵在這山頭上的這座古堡,猶存斷垣殘壁及斑斑

彈痕,古堡內芒草長得比人還高,週遭看似安詳寧靜,但似乎訴說

著一段歷史滄桑往事,感到惆悵。  

 

 

之後幾來,在尋找基石與爬山的過程當中,也在學習認識台灣的地理

與歷史,漸漸地,對於這塊土地有更深層的認識。

 

 

三年後的冬月,我再度為李崠山而來,不過此行的目的乃為李崠山

古堡而來。

 

 

[李崠山古堡]

 

尖石TAPUNG古堡俗稱「李崠山古堡」,是日據時代泰雅族人抗日的

古戰場。泰雅族人則稱這座山為「TAPUNG」,意指積雪的山頂。 

 

 

日本領台初期,北部山區泰雅族人仍不願歸順,仗勢著地形作負隅

頑抗,與日本軍警發生數次激烈的戰役,雙方死傷慘重。 1907年

(明治40 年),日本政府佐久馬太總督實施「五年理蕃政政策」,

對不願歸順的原住民部落發動軍事征討。

 

 

1911年(明治44 年)新竹廳及桃園廳方面各集合大批軍隊及警察隊

,設立隘勇線,逐漸向山區推進,以征討北部泰雅族原住民。當年

雙方在李崠山數度激戰,死傷慘重,日軍警固守李崠山頂,並修築

碉堡,部署大砲,並以炮火猛轟附近部落,才迫使泰雅族屈服。

 

 

往後數年,泰雅族勇士曾試圖攻打碉堡,惟因火力懸殊,功敗垂成

,荒煙漫草間,不知埋著多少屍骨。

 

 

李崠山,海拔1914公尺,擁有一等三角點,居高臨下,視野遼闊,

日據時期台灣總督府在此地建立「李崠隘勇監督所」,配備兵力

,設置大砲,俯視附近的三光、秀巒、玉峰等泰雅族部落。如今

李崠山不再有軍事價值,但攀上古堡視野遼闊,南望可遠眺大壩尖山

及雪山山脈聖稜線,加上古堡極具歷史況味,總是吸引喜好登山人

士前來。

 

 

  李崠山古堡具有「防番」古戰場制高點歷史意義,於民國九十二年

間獲新竹縣古蹟審查委員會無異議通過列為「縣定古蹟」,正式

定名「TAPUNG(李崠山)隘勇監管所」。 

 

馬美道路楓情

 

 

12月18日早晨天氣有些陰沉,開車經內灣往尖石,過尖石大橋,

接竹60鄉道,往宇老的山路上,大霧瀰漫,飄著小雨,遠方山巒都

已經是籠罩在濃霧之下,看來今天登李棟山已無緣展望聖稜線,

但仍不為所動,續往李棟山。至竹60鄉道約20K附近,遇見T型

叉路口時,取左行,續行約至21K附近,再左轉「馬美道路」。

前行5公里即可至李棟山登山口「李棟山莊」。

 

 

進入「馬美道路」,此時雲霧漸開,地上一片乾爽,感謝老天,

山下飄雨,此地反而放晴。值此楓紅季節,產道上點綴數株紅楓,

為蕭瑟的冬天帶來楓情。 

 

 

李崠山莊海拔1500公尺,進入山莊內先和莊主朱萬鶴打個招呼,象

徵性繳清潔費(每人10元),朱莊主已經高齡85,身體仍然相當硬朗。

李棟山莊打掃非常乾淨,但大都閒置,顯得凋零許多。

 

 

李崠山莊全盛時期在25年前左右,當時新光與鎮西堡還未發現神木,

遊客與年輕朋友都以李崠山古堡為登山終點,山莊住宿者一天將近

100人,時至今日,遊客全部進入尖石後山新光、司馬庫斯、鎮西堡

三部落,導致李崠山的沒落。  

 

 

朱莊主說現在連假日來登李崠山的登山客也是稀稀疏疏,不若當年

盛況,而我是今天目前僅有一位來此登山,恐怕也是唯一的登山客。

 

 

寒喧幾句後,隨即啟程。登山口約H1510M,從山莊後方進入森林裡,

山徑盤旋而上,約莫10餘分鐘,山徑穿出樹林,與一條土石產業道路交會。

 

步道上偶見殷紅的槭葉。

 

登李棟山途中,林間山徑為陡上陡下,路程近,土石路迂迴繞路,

坡度緩但路程較長。兩者交叉7次後,於山頂會合。 

此條產業道路可能是依日軍的拖砲管的『馬美道』運補路線所闢,

呈之字型上繞。

 

 

正午時分抵達李棟山,右繞進入李棟古堡,標高1913公尺,除一等基石

外,尚有一顆頭前溪水源保護基石與一等衛星控制點。

 

進入古堡時已大霧瀰漫,空有一等三角點的好展望,什麼也沒有

看到。據說天氣晴朗時,爬上古堡城牆可遠眺大霸尖山、聖稜四秀

、南湖、中央尖、南北插、拉拉山等名山都能看見。

 

新竹縣海拔最高的「縣定古蹟」,「TAPUNG(李崠山)隘勇監管所」。

 

 

站在古堡內,回想昔日的硝煙烽火,百年光陰轉眼即過,昔日古戰場

如今已成為一片漫草萋萋。如今山頂的古堡徒留斑駁荒涼的四壁與

射口,古堡大門巍峨依然挺立,此時圍牆內正值芒花盛開,增添古堡

蕭瑟與凋零,更令人發思古幽情。

 

古堡為四方形的工事,由紅磚與水泥砌成,牆上開有射口(銃眼),並有

兩處突出之稜葆,以加大防禦縱深。

牆上開有射口(銃眼)

盡管已斑駁古舊,但古堡大致保持完整,披滿藤蔓,頗有荒城歲月之悽涼。

大門門楣有佐久間左馬太所題字的「慎守其一」石匾。如今石匾已經消失。

返抵李棟山莊,莊主正值午休,也就不打擾了。李棟山莊全莊皆以木料

搭建,四周牆上題滿了朱莊主的詩句。圍牆上貼著介紹李崠山歷史的

詩句,「李棟清朝將,派守山頂上,鎮壓不平事,光榮返營房,因此而

得名,流傳萬世芳,古堡日軍建,山胞古戰場,戰死數千人,雙方均有傷。」

山莊後面,有一佈置很小巧玲瓏的後花園,也兼種植一些蔬菜。

看來莊主獨自在這山莊數十寒載,到也自得其樂。

 

離開李棟山莊之後,下山改由竹60-1鄉道往玉峰、三光接北橫公路

回台北。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開車經此公路,竹60-1鄉道大致上沿著玉峰溪的

山谷而行,一路上,群山峻嶺,山谷間一簇一簇的楓紅染片了山頭,

美不勝收。這一段公路之旅,容後再敘。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