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尖石鄉〕霞喀羅古道(養老)藍天下好楓光

2011/01/09 22:40

 

991218霞喀羅古道(養老)楓光

霞喀羅天空的楓紅,是古道最迷人的冬天顏色。

 

我們在控溪吊橋告別了『楓紅的秀巒』後,終於來到位於竹60鄉道31K處

的檢查哨,此時已是午後兩點半,是面臨抉擇的時候。此時秀鑾的天空仍

是一片湛藍,心繫著霞喀羅古道的好楓光,於是不管時間如何,當下決定

邁向霞喀羅古道行。

經過檢查哨後往養老、錦路方向前進,車行約三十分鐘即可到達霞喀羅古道

養老登山口。

 

 

由檢查哨到養老岔路口這一段的秀巒公路,可是北台灣野生楓葉密度最高

的地區,但見滿山遍谷紅、黃交織的變色林,輝映著藍天,染紅了薩克亞金

溪,景致動人。

回程途中拍攝,山嵐漸起,又是另一番楓情。

除了鮮紅色的臺灣紅榨槭,鵝黃色的楓香也吸引不少旅人的目光。

 

由竹60鄉道(秀巒公路)轉往霞喀羅古道途中,山路轉為崎嶇不平,部分路段

仍有幾處在施工中,小心通過,並不礙車行。如此山路我是開過不少,

不以為意,但車上的老幼婦孺可是看得膽顫心驚,只好放慢車速,

龜速前進。

 

 

今天難得出現艷陽天,又逢週末,當我們來到登山口附近,彷彿來到陽明山

國家公園裡二子坪停車場一般,打從外圍開始,中巴開始盤據,之後,停於

路旁的轎車至登山口綿延約一公里左右,人車雜沓,儼然成為觀光勝地。

 

 

 

霞喀羅古道,這一條歷史古道,有著泰雅族基納吉群與霞喀羅群留予後人

深深的敬仰與傳頌的歷史記憶,沿線十幾個駐在所遺址,依然可以找到殘

存的土牆、碉堡、砲台、紀念碑遺址,可說是充滿歷史魅力的一條古道。

 

 

行走霞喀羅古道須放慢腳步,適合獨行,緬懷宿昔。2009年我曾獨自一人

五峰鄉石鹿端入口,走訪霞喀羅古道登霞喀羅大山,那次可是無可言喻

的特殊經驗。

 

 

我雖然喜歡獨行,但也願車馬衣裘與親友共,也喜歡帶領家人分享一些

值得走的路線。

霞喀羅古道養老端,古道前半段平緩易行,走來悠遊自在,若不考慮山高

路遙,可說是一條絕佳的親子路線。

 

霞喀羅國家步道由五峰鄉石鹿端入口(海拔1638公尺)進入,沿途經過田村台

駐在所(1.3K)、至古道最高點海拔2030公尺的霞喀羅大山登山口(3.5K)、

松下越嶺點(5.2K)、楢山(青山)(6.9K)、朝日(8.6K)、白石(薩克亞金)

(12.2K)、見返(13.4K)、白石吊橋(14K)、武神(15K)、馬鞍(17.1K)、粟園

(塔拉卡斯)(18.5K)、養老步道口(22K),海拔1250公尺,全長共22公里。

 

霞喀羅,(Syakaro)一詞,是泰雅族語「烏心石」的意思,因為這一帶盛產這種

材質堅硬的樹木。

養老這個地名意思並不是說這地方適合養老才取這個地名。養老是從泰雅語

Yoro音譯過來,族語原意是指穀倉的防鼠板的意思,因為養老這裡產烏心石,

烏心石剛好是做防鼠板的材料。防鼠板是高腳榖倉用來防止老鼠的板子,防鼠板

是置放於高腳柱子與榖倉接觸的地方,老鼠無法倒立走過防鼠板。

 

養老登山口有動人的解說牌文字:

1)尖石的養老部落:在塔克金與薩克亞金這兩條溪所夾的山稜之間,盡是基納吉

群人的生活天地,養老(Yoro,族語原意是指穀倉的防鼠板)亦是其一!舊養老部落

在民國八十四年發生山崩土石流之後,族人們遷移到原是哈嘎(Haga)舊社一帶,

而成為今日的養老部落。

2)遷徙:泰雅族基納吉群(Kinaji)的族人,自發祥地Pinsabukan(今南投仁愛鄉

瑞岩部落),經歷輾轉遷徙之後,來到大霸尖山向東北延伸的支脈兩側,塔克金溪

與薩克亞金溪的沿岸之間(大漢溪源頭),最後在Cinsbu(鎮西堡)定居下來。其

子孫自此分散在塔克金溪以西的廣大坡地間;部份族人更翻跨過霞喀羅大山,

抵達霞喀羅溪流域,而成為霞喀羅群諸社族人的祖先。因此,既使相隔著海拔

兩千多公尺的高山稜脈,兩地族人依舊維持著血親與姻親的緊密關聯,更擁有

聯攻共禦的同盟情誼。

1917~1920間,霞喀羅事件掀起的同時,薩克亞金一帶的基納吉族人暗助霞喀羅

群或讓部分來此投靠避居的霞喀羅群族人得以安養生息。這樣患難扶持的真摯

情義留予後人深深的敬仰與傳頌。

 

我們從養老端進入步道時,途中不時迎面而來的登山客,都已經要下山了,

大部分還是從新竹五峰鄉清泉的石鹿登山口,跋涉22公里之遙而來。

 

剛啟程不久,即見到路旁一株火樣的臺灣紅榨槭,楓情萬種,舞動著鮮紅色

的樹葉,似乎在歡迎我們的到來。

 

漫步在陽光灑落中的古道,路旁高聳的槭樹上鮮紅的楓葉,在藍天輝映下

,為霞喀羅古道最動人的景觀。

古道上的桂竹林與天空的楓紅,令人忍不住駐足流連。

 

來到步道21K後,視野開闊起來,薩克亞金溪對岸的山頭霞山、錦屏山等也

露出下半截身影。步道下方有開墾地,有鐵皮工寮一座。

今天的天氣出奇的好,下午四點多,依舊是藍天白雲,太陽不熅不火,斜照在

對面的山坡上顯的格外的動人。

 

看看時間,此行若到粟園駐在所遺址再原路折返,回程恐怕要摸黑。

心想,今日秀鑾、霞喀羅賞楓之旅,行程圓滿,若摸黑走山路,恐留下

敗筆,倒不如就此打住,快快樂樂地回家。

 

回程一路欣賞風景,不知不覺地回到登山口了,此時耳邊聽到一位嬌小的

聲音,向過往的登山客,兜售雪蓮與高麗菜,初時不以為意,不過,既然

已回到登山口,就跟老闆寒喧幾句,買些高冷蔬菜,當作此行的等路。

這位嬌小的女孩,站在登山口,幫爸爸媽媽賣蔬菜,令人印象深刻。

這位泰雅族勇士,就住在基那吉山山頭附近,以務農維生。他直言說,腰上

這把開山刀,是殺過幾隻小山豬,大山豬太兇可不敢殺。看這位小哥有著

泰雅族樂天知命的開朗,感染了我,讓我們不由得多買了幾顆高麗菜。

結冰的高麗菜,特別甘甜青翠,3顆才一百元。

 

回程途中,看見月亮已悄悄升起,照耀在寧靜的山谷中,隨著假日的

遊客逐漸離去,養老部落又回到靜諡安詳的時刻。

 

我們於暮色時分,回到宇老觀景台,再回首望著天邊的大霸尖山,

那屬於泰雅族的聖山,依舊清晰可見。

 

 

再回首俯瞰秀巒、養老部落,薩克亞金溪從群山中穿出,暮色籠罩

山川大地,景色如畫。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