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曼山〕~令人感動的森氏杜鵑廊道

2012/04/24 00:26

 

春訪新北市第一高峰〔塔曼山〕~令人感動的森氏杜鵑廊道

       這是我第二次登塔曼山,第一次登塔曼山已是九年前的往事了。

當年隨登山隊伍連登塔曼山與拉拉山,往事如煙,當時記憶都已隨

風飄散,惟獨對塔曼山裡的杜鵑純林與拉拉山那三株山毛老櫸戀戀

不忘。往後數年,每到深秋時節總是會抽空獨自上拉拉山訪山毛

老櫸,但對塔曼山始終緣慳一面。今年春暖花開之際,我在燦光寮

山西稜遇見紅星杜鵑花海,讓我想起塔曼山那片美麗的杜鵑純林。

春天跟著杜鵑上山,查了以前我的登山訪花行程,四月上旬正是苗栗

加里山森氏杜鵑盛開之際,心想此時塔曼山的杜鵑花開應相去不遠

,於是開始翹首望藍天,氣象報告說四月11日那天是高溫晴天的好

天氣,當下決定日請假蹺班,上山賞花去。

想到又可上山賞花,過於亢奮,以致久久無法入眠。早上睡過頭

出發太晚,又在五股交流道遇上班車潮。不過這次我沒打退堂鼓

,仍按原來計畫出發。

早上八點從蘆洲出發,近午時分才抵上巴陵。早上11點我走進上巴陵

派出所,辦理登塔曼山入山證,警察問我為何這麼晚才要獨自一人

上山,我有口難言,微笑以對。

辦理入山證約花了十分鐘,最後,警察先生在我的入山證蓋了章,

還叮嚀我,萬一在山上遇狀況時可打此聯絡電話求救,這句話對

我而言有很大的穩定軍心作用。

 

按此放大

 

上巴陵派出所前,貼著一張塔曼山登山口示意圖,按圖索驥,

八九不離十。

為了求精準的數據,出發前我特別紀錄一下里程。由上巴陵派出所

往前20公尺,遇岔路右轉(直行往拉拉山神木區),隨即又遇岔路,

此時道路一分為二,左上為中心農路,右下為比該農路。中心農路

前有多家民宿、農場指標,登塔曼山則取左上中心農路。

 

中心農路沿途風光,蒼巒連綿起伏,誘人駐足流連。

 

 

中心農路的路況比想像中好。

 

此後可循著恩愛農場、瑞士農莊指標,一路蜿蜒上山,路上有許多

岔路往各民宿的家,皆不取。上行約4.5公里後,最後來到瑞士農莊

與塔曼山叉路,左上水泥路往瑞士農莊,直行泥土產道往塔曼山。

 

這一小段泥土路約300公尺長,我小心翼翼地開,避開顛簸路面,

總算有驚無險,終於在11點30分抵大水塔登山口。

 

 

塔曼山又稱多曼山,以附近的原住民聚落而得名,位於新北市烏來區

與桃園縣復興鄉的交界,海拔 2130 公尺,是新北市第一高峰。

塔曼山位於雪山山脈的支棱,往東南經玫瑰西魔山與巴博庫魯山,

抵達雪山山脈的主脊。往西北經拉拉山、南插天山而蔓延成為

插天山系。

雖是新北市第一高峰,但登山口卻位於復興鄉的上巴陵。傳統路線

的南稜登山口,位於上巴陵瑞士農莊的大水塔,步道總長約 2950

公尺,垂直落差約 480 公尺。或是可由拉拉山神木區巴福越嶺古道

的北稜登山口,但是難度較高。

登塔曼山不難,與登台北市第一高峰七星山相當。登頂不難,難就

在新北市第一高峰不易親近,光是由台北出發來回超過200公里,

車程需5小時以上,這是一座車程比爬山還要費時的山。

當天陽光溫馨和煦,登山口附近,展望極佳。近看尖聳的西丘斯山

與圓凸的雪白山比鄰依偎,遠眺南方的大霸群峰與南湖大山。 

 

登山口附近展望世紀奇峰-大霸尖山。

 

 

登山口附近,展望尖聳的復興尖山延伸到巴博庫魯山的稜脈,

望著岳界有名的「塔魔巴」縱走稜線,悠然神往。

 

過大水塔(1688公尺)就進入蓊鬱的森林裡,旁有黑水管,森林裡

非常安靜,只有微風搖動樹梢和穿著雨鞋的腳下踩著落葉的窸窣聲。

 

沒多久山徑開始陡上,踏著樹根緩緩的越爬越高。今年春雨下得多

,此時在山徑兩旁陰暗潮濕處,隨處可見盛開地水晶蘭,晶瑩剔透。

 

阿里山水晶蘭

 

 

阿里山水晶蘭植株為純白色,全株光滑,柱頭白色;而水晶蘭則為

白色略帶淡粉紅色,其花瓣內側,花絲皆密生長毛,柱頭紫色。

除了阿里山水晶蘭外,粉紫驕滴的碎花根結蘭、硃砂根等,

兀自綻放美麗花顏。

 

剛開始這一段長陡坡的過程,四周盡是高大的林木,與天爭高,散落

在林下的花草卻不寂寞,叢叢簇簇,引人駐足。幸虧這些花精靈,

讓我獲得喘息的機會,給予我更大的爬升動力。

 

塔曼山的登山路徑,沿途每百公尺都有標示,稍陡處也有

架繩或木頭階梯,宛如國家公園步道,不虞迷路。

五百到七百公尺間,有兩大段枕木階梯,兩旁有木樁可供扶持,

過了七百公尺後,山徑轉向東北,上了稜線後山路就比較緩和了。

八百到一千公尺間,盡是高大的杜鵑純林,令人嘆為觀止,由於樹很高

無法分辨是森氏杜鵑還是台灣杜鵑。

 

我將照相機伸長了脖子,免強照出半空中盛開的杜鵑,看其葉背有

灰白色,應是台灣杜鵑。

 

走在這片壯觀、美麗的杜鵑森林中,沉浸在連綿樹海,幽靜涼爽,

踩在深厚而鬆軟的落葉上,宛如綿密的厚氈,走在其上感覺非常

輕鬆與舒適。

過了 1400 公尺的指標,就是著名的檜木橋了。

過橋後,又進入杜鵑林,滿眼望去盡是枝幹遒勁,與天爭高的杜鵑

純林。走在一片遮天蔽日的林下,顯得陰森,雖有登山布條和螢光

漆指引,但因獵徑交錯縱橫,仍須小心翼翼地辨識。

 

走在陰暗的山徑旁,樹木上都塗有螢光漆指引方向,方便摸黑找路

,真貼心。

 

 

然而,在高聳挺拔的杜鵑純林下,矗立著一座座被砍伐後遺留的巨木

殘根,早期當政者對台灣山林的破壞,令人看了不禁唏噓。

 

 

在里程指標2000公尺處,海拔高度也近2000公尺,此處地勢平坦,

林下有一空地,又有天然倒木可供坐著休息。

 

 

今日一路走過杜鵑純林,由於杜鵑林樹很高,抬頭仰望盡是透著陽光

的綠葉,反而看不到杜鵑花開,看著杜鵑林已近尾聲,心理顯得悵然

若失,本想就此打到回府,但是塔曼山三角點就在前方不遠處,只好

踏著沉重的步伐,續往上攻。

 

才一啟程,看見山徑旁,一株森氏杜鵑璀璨地盛開在眼前,以前遇見

森氏杜鵑,不是在山壁旁或是高高在上只能仰觀,如今卻不偏不移

出現在你面前,真讓人喜出望外。

過了2000公尺指標後,此後一路上,都有美麗森氏杜鵑盛開花朵迎接山客。  

台灣杜鵑枝梢的成熟葉常呈上舉,葉基漸狹,葉最寬處近先端;森氏

杜鵑葉片常下垂,葉基圓鈍,葉最寬處在中段。

沿線繽紛多采,僅能仰觀、無法俯瞰的樹木狀杜鵑

 

走在這條山徑,遇見如此著名的杜鵑綻放,我不自覺地放慢腳步,

欣賞這場春天難得的視覺饗宴。

 

 

但見山徑上盡被粉嫩的杜鵑花所鋪覆,落英繽紛的景色,有著鏡頭

難以擷取的動人意境.。

 

 

森氏杜鵑,別名石楠、鬼目是台灣原生種,早期由日本人類學家

森丑之助在台灣高山所發現的杜鵑新種。

 

森丑之助(1877年~1926年),日治初期,森丑之助足跡踏遍台灣山野,

冒著生命危險深入原住民部落,在其一生長達三十年的山野調查,

採集了許多台灣珍貴的高山植物標本,對台灣研究的貢獻和成就龐大且深遠。

台灣的高山植物,拉丁文有冠上森氏姓名的學名非常多,諸如森氏菊、

森氏薊、森氏苔、森氏毛茛、森氏當歸、森氏蕁麻、森氏唐松草、森氏

佛甲草、森氏豬殃殃、森氏紅淡比、森氏鐵線蓮等等。

日本著名的人類學者鳥居龍藏曾以「台灣蕃界調查第一人」稱呼

森丑之助。然如此具有卓越學術調查研究成果的學者,竟然在四十九歲

有為之年,在返回日本的船上,投海自盡。

森丑之助果絕的投海之謎,至今仍是一個無法解開的歷史之謎。關於

森丑之助事跡,有興趣可閱讀「遠流出版社」出版的《生蕃行腳──

森丑之助的台灣探險》一書。

 

就在我沉浸在這條美麗的山徑,突然看見地上又有不同地粉紅色

花瓣,抬頭一望,一株滿綻的櫻花,讓人為之驚艷。進入仲春時節

,在這一片蓊鬱的森林裡,居然也有美麗的櫻花可賞,真讓人喜出望外。

 

可惜,櫻花樹很高,無法分辨是何種櫻花樹。

當林相由高大的喬木漸轉變為中喬木時,開始出現劍竹林,我知道我

即將攀上巔峰。

午後兩點,我站在塔曼山山頂,這是新北市第一高峰,除我之外

,空無一人。

塔曼山頂腹地不大,其上有三等三角點第 6263 號,四周被杜鵑純林

所阻展望受限。左邊箭竹夾道通往拉拉山,右邊有路前往玫瑰西魔山。

放下背包,帶著相機往玫瑰西魔山方向,步行約兩分鐘,一探傳說

中的兩株枯木。

往玫瑰西魔山這一小段稜線,森氏杜鵑花夾道,是今天最精采的一段

,不時可見叢叢簇簇的森氏杜鵑一一展現嫵媚容顏,稜線上的杜鵑,

不再高不可攀,伸手可及,顯得和藹可親多了。

 

稜線旁的2株枯木,孤立在山頭,原本展望極佳,可惜附近山頭已

在雲霧中,只能「雲遊」一番。

 

 

正當我忘情地雲遊花海之中,此時天空轉為陰鬱,雨水也飄落了幾滴

,似乎在催促我趕快下山。

 

 

依依不捨地回首再望一眼森氏杜鵑花海,來回奔波六百里路,深感

不虛此行,如同拉拉山,塔曼山是一座值得一訪再訪的中級山,

也許明年春暖花開時節,再來相會。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