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藤坪斷橋(龍騰斷橋)~舊山線精典風華

2013/05/29 22:53

102-5-2〔三義鄉〕魚藤坪斷橋~台灣舊山線精典風華 

 

        1998(民國87)923日晚上勝興車站發出最後一班車後,舊山線

從此走入歷史,然而舊山線經典風華卻沒有被國人遺忘,勝興車站

依然向來往過客打著招呼。

近幾年,客委會將勝興打造成「國際桐花村」,讓舊山線懷舊之旅,

更增添熱鬧氣氛。這幾年來,從勝興車站、開天二號隧道到魚藤坪

斷橋之間,假日總是吸引了不少遊客前來懷舊,造成這一帶經常

塞車,沿路上不時可看到路旁的指標「請在此處下車以免塞車」。

 

       告別了勝興舊驛,循鄉道往南續行約4公里,暌違5年,今年於油

桐花開季節踏雪而來,再度重溫魚藤坪斷橋舊韻。5年不見,沿途多了

好幾家民宿景觀餐廳,變得熱鬧許多。

 

 

「魚藤坪」是三義鄉龍騰村舊名,因南側的鯉魚潭有條鯉魚精常出來

作怪,村民們於是在鯉魚潭周邊種滿魚藤,借著關刀山的「關刀」斬

魚藤,以剋制鯉魚精。之後,鯉魚精果真不再作怪。 

 

 

台灣光復後,村民認為「魚藤」是一種有毒的植物不雅,更名為龍騰,

有鯉躍化龍而騰天之意,和諧圓滿收場。

舊山線復駛柴電機車 R66 

 

 

甲午戰後,「乙未割台」日本領有台灣,統治上的第一要務是興建

縱貫鐵道。那時鐵道的興築從南北兩端開始施工,並分段通車。其中

全長約二十三公里的舊山線鐵路,行經三義鄉境內崎嶇蜿蜒的山路,

穿山過河,是台灣西部縱貫線最後完成、工程最艱鉅的路段。整個縱

貫鐵道的興築在1908年 (明治41年)三月卅一日最後的一座山線九號

隧道完工後,旋即於四月二十日全線通車。

 

魚藤坪橋基礎工程,於 1906年(明治 39 年)5 月 1 日開工,1907年

(明治40年)1月30日完工。跨越魚藤坪溪,北端四孔拱磚,南端兩孔

拱磚,採上承式鋼桁樑及鋼鈑樑組成,為當時縱貫鐵路上最大的拱橋。

完工時的魚藤坪橋,處處展現了當代的工程技藝美學。坐落在蒼翠群

山中,跨越險峻綠水的舊魚藤坪橋,有萬綠叢中一點紅的視覺魅力,

曾被譽為「台灣鐵道建築藝術的極品」,曾被選為紀念車票圖案,更

成為當時台灣總督府宣傳的一項重要政績。

1935年(民國24年‧昭和 10 年)4月21日清晨六時一分五十七秒新竹

台中州地震,芮氏規模7.1,震央位於苗栗三義鄉鯉魚潭水庫及關刀山

一帶,故又名關刀山地震、后里大地震或墩仔腳大地震。造成台灣有史

以來傷亡最慘重之天災,經統計共3,276人死亡,12,053人受傷,房屋

全倒達179,07戶,半倒則有36,781戶,台灣總督府於4月29日設置設置

「震災地復興委員會」,進行災後復原工作。

關刀山大地震,造成鐵路台中線前所未有之慘禍。位處震央附近的

魚藤坪兩百戶民房,無一棟房屋倖存,當然也包括被認為最堅固的

魚藤坪橋。南岸第 7、第 8橋腳間連拱斷裂崩落,南岸 60 呎鋼板樑

懸空,其餘連拱也嚴重龜裂,列車無法通行。7 月 7 日大規模餘震,

第 8、第 9 橋腳間連拱震落。北從新竹,南到台中,幾乎每個鄉鎮

都受到影響,連遠在大湖鄉汶水尖山附近的法雲寺四棟建築物當時

也完全倒塌,只搶救出三尊座佛像。只有歷經九二一大地震,才能

想像這些地方在78年前受到的震災,真是令人怵目驚心,那種慘狀

實在令人心有餘悸。

浩劫過後,為盡速恢復南北交通,但因斷橋受損嚴重無法修復,便在

原橋以西七十公尺建造新的魚藤坪橋,當時正值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

前夕,因此日夜趕工以鋼筋水泥灌注,除師父及技術人員外,也在當

地招募民工,義務勞動。

1999年(民國88年)9月21日凌晨一時四十七分震央在九份二山的

七‧二級地震,由南向北的斷層在大甲溪的東方二公里,即石岡轉向

東北切過大甲溪,又切過山脈再切大安溪入東方之大雪山山脈中止,

斷層抵消了震力。對山線傷害輕微。但關刀山西段北面的崩塌面卻

達百公尺寬,遠較民國24年〈西元1935年〉4月21日之地震嚴重。

魚藤坪舊橋再度受創,北起第二的紅磚橋墩又斷了一節,原外側弧度

最優美、最壯觀的一支斷掉,殊為婉惜。一座斷橋,見證了台灣史上

前後兩次的大地震。 

台灣光復後,多少日治時期的古蹟,在歷經多次翻天覆地的開發,

早被有意、無意地破壞殆盡,但魚藤坪斷橋依舊挺立在龍騰村外庄

裡,成了舊山線最具代表性的地標。

走在魚藤坪新橋上,居高臨下眺望,少見聚落,只見空曠的的山野,

萬綠叢中映入幾柱巨型紅磚橋墩,竄出天際線自成絕景,震懾人心。

更由於河床地不具開發價值,撤不撤走殘留的舊橋墩都無所謂,所以

才奇蹟般地沒有從地景上消失。

山線火車從歷史隧道穿山而來,魚藤坪斷橋殘影雄峙,此為舊山線

最雋永的一景。

循著鐵道往南行  ,北岸幾柱巨型紅磚橋墩在平行的視線上。放眼望去

,遠方那青龍偃月刀般的關刀山身影,已經天邊渺茫的幾乎看不見。

南岸斷橋,高聳的橋墩半隱沒樹林間,磚造的拱橋為樹根纏繞,見証

本到國民政府的歷史滄桑,成為舊山線歷史風景最令人動容的一幕。

轉過身 ,陡斜的魚藤坪新橋讓人感覺有些驚險,越走越遠,鐵道越

拉越遠,直到穿越歷史隧道看見另一道曙光出現。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