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拉拉山之秋,覽盡原始、粗獷、火樣的山毛櫸深秋絕色

2009/11/15 21:33

 

20091109拉拉山山毛櫸秋之饗宴

 

春去秋來,轉眼間又來到11月上旬了,這時節正是白花花的芒花,迎風

飄揚的季節。然而,令我想念的不是那翻滾的花芒,而是拉拉山上那原始

粗獷、火樣的山毛櫸深秋絕色。

 

2009年拉拉山之秋 山毛櫸秋之饗宴

 

通往拉拉山頂的一段撒滿紅葉的山徑

 

2008年拉拉山之秋 山毛櫸秋色

 

去年十二月三日,我獨自走在通往拉拉山頂的山徑上,當時森林裡一片

寧謐,只聽到腳下踩過一段撒滿紅葉的窸窣聲,山毛櫸樹很高,滿目盡是

透著陽光的金黃色樹葉,望著眼前突然展現的絕美震懾不已,由近至遠,

一片紅橙黃褐鑲嵌在蓊鬱蒼翠的綠林中,舖就一山的金黃。

 

拉拉山國寶級的山毛櫸巨木

 

上週,天天是晴天,天天都在盼望上山的日子,無奈俗事纏身,無暇上山。

直到十一月九日才得閒,當天天氣微晴,雖然比不上去年上拉拉山之大好

藍天,出發又晚,早上近九點才由蘆洲啟程,但上山賞山毛櫸心情卻已在

弦上,仍按預定計劃,奔向拉拉山。

 

如同去年一樣路線,由台三線進入北橫支線(台7乙線),經三民接北橫公路

(台七線),經復興、羅浮、榮華、高義、蘇樂至下巴陵、中巴陵、上巴陵,

一路奔馳在北橫公路。途中僅在榮華大壩附近、上巴陵觀景台短暫停留,

拍照取景,全程約花了兩個半小時抵達拉拉山。

 

車行過了北橫之星,一路上隨時都可看到夫婦山的容貌,一對突出醒目山峰,

相依偎在雲端。

 

榮華大壩位於北橫公路34公里處附近,海拔約510公尺,身藏於大漢溪

谷中,壩體高八十二公尺,長一百六十公尺。

 

在陡峭的公路邊緣往下俯瞰榮華峭壁,大漢溪在此將山脈由山頂平直削入

溪谷有如鬼斧神工,這一段危崖千尺的崖壁相當深邃險峻。崖壁下方則是

月牙圓弧形的壩身雄姿顯得氣勢非凡,水壩目前雖不復早期藍寶石般翠綠

深潭,但攔截大漢溪形成蜿蜒山中的碧綠色玉帶,與背後的雄偉那結山,

猶如一幅絕美的自然畫卷。

 

來到巴陵(balon), 在此轉接桃116號公路到上巴陵,如同去年一般,

過了桃116公路5K的指標,暫停此地欣賞在下巴陵的「三龜戲水」的絕妙美景。

 

抵上巴稜派出所附近的小市集,站在觀景台,再次眺望壯闊的雪山

山脈支稜,由此向東南方凝視,尖聳的西丘斯山與雪白山比鄰相望,

接著是唐穗山、稜山、尖聳的復興尖山延伸到巴博庫魯山的稜脈,峰峰

相連一覽無遺。

 

往神木區的途中,回望尖聳的西丘斯山與雪白山

 

往神木區的途中,山路一路蜿蜒向上,展望愈佳,周遭青翠的山景豁然

開朗,遠方李棟山的圓凸狀身影,在陽光照射下,更為高峻雄偉。

 

今年比去年晚了半小時,於早上11點30分終於來到「拉拉山生態教育館」。

出發雖晚,但無礙於今日行程。由停車場到福巴越嶺古道13.8公里處的

拉拉山登山口,約4公里長,預計走約1.5小時,由登山口啟登至山頂約1小時,

全程來回約5小時,若一切順利約莫下午四點半回到此處,應無摸黑之虞。

於是收拾妥當,邁向福巴越嶺古道,展開今年拉拉山之行。

 

福巴越嶺古道木樁,過了14K指標,拉拉山登山口不遠矣。

 

走進「拉拉山自然保護區」的步道,來到神木的故鄉,此時陽光乍現,

灑在林中,抓住這短暫的燦爛,一一向神木老爺一一致敬,首先看到1號

巨木,接著第2、3、4號巨木相繼出現。

 

21號神木,高達55公尺,以鶴立雞群之姿傲視群雄。

 

最粗壯的18號巨木,18.8公尺的胸圍需11人方能合抱。

 

福巴越嶺古道入口位於第 18號巨岔路之後,叉路口有指標,寫著「福山17

公里(保留區,非經申請不得進入)」,如同去年一般,進去即遇到一道木製

的柵門,直接開門進入,獨自地踏上福巴越嶺古道。

 

 

【插天山自然保留區】

 

前行沒多久,路旁豎立了一塊「插天山自然保留區」告示牌。

 

本區位於海拔900公尺至2100公尺山區,是台灣唯一較大面積典型的夏綠林

落葉性擴葉林。稀有植物台灣山毛櫸純林分布在本區南北插天山之間,以兩山

間稜線向下50公尺,綿延約九公里,成帶狀著生。

 

插天山自然保留區分屬台北縣烏來鄉、三峽鎮與桃園縣之復興鄉,全區屬

雪山山脈北段最高的稜脊,以拉拉山為中心,四周圍繞有夫婦山、玫瑰西魔山

、檜山、南北插天山及卡保山等,地勢從海拔900公尺至2100公尺山區,

是台灣唯一較大面積典型的夏綠林落葉性擴葉林。

 

 

台灣山毛櫸為冰河時期殘留台灣的孓遺植物,是珍貴而稀有的古老物種,

特產於台灣本島山地,又名台灣水青岡,屬殼斗科的落葉喬木。臺灣只分布

在東北部山區,最主要的分佈地點為北插天山自然保留區內拉拉山至魯培山

(南插天山)之稜線上與中央山脈最北太平山區的銅山附近。

 

這些地區經年雲霧瀰漫,地氣候潮溼,林內有不少蘚苔及著生植物,為

生態學上所謂的雲霧盛行帶,因為這樣特殊的地理位置與環境,造就了台灣

最古老而特別的山毛櫸樹種。

 

日據時代至台灣光復初期,正是台灣森林浩劫的時代,那年頭,功用掛帥,

無論是檜木或扁柏,任它高大壯觀再好,人們對它的期待應當是高級木材而

不是水土保持,有以有用則見殺,如今在太平山、北橫山區內,隨處可見盡是

檜木的墳場,至今山老鼠對檜木盜伐行為仍不止。

 

 

台灣山毛櫸其貌不揚,材積不佳又不規則,反而救了自己,免於刀斧之害。

每當深秋時節,也讓插天山自然保留區保留了如北國秋天金黃燦爛的景緻。

 

福巴越嶺古道途中唯一的天然休憩木椅,每次上拉拉山與回程中,我總是喜歡

坐在這裡,小休一番,在此餟飲一杯熱茶,獨享山林的清幽。

 

今年來的太早,未見古道楓紅,僅見蒼翠的綠林中點綴幾株由綠轉黃而紅。

 

福巴越嶺古道途中,不時可看到拉拉山頂上的無線電發射塔,隱約可看到

山毛櫸一片金黃灑在山頭上。

 

 福巴越嶺古道稜頂處,路左有一氣象局自動監測站,這裡是桃園縣和台北縣

的縣界,為古道最高點,也是塔曼山和拉拉山之間的鞍部。兩旁秋芒正開,

增添古道蕭瑟的氣氛。

 

古道坡度平緩寛大好走,四公里路程,如同預期,走了一個小時,終於在1

2點30分來到拉拉山登山口(海拔高度1715公尺)。此時陽光漸漸地隱身在

雲層當中,雲霧中的山毛櫸,終究比不上燦爛陽光下的山毛櫸,擔心午後

山嵐漸起,影響視野,此時也顧不得休息午餐,選擇直接上攻。

 

剛開始憑著一股熱血,獨自奮力向上爬,但是隨著高度逐漸攀升,腳步愈

沈重,無奈只好放慢腳步,待氣息穩定後,再用力往上蹬。雖然登拉拉山比

登北插天山容易,但也不可小覷,一路陡上的山徑,還是得敬畏三分。

 

 

一股作氣爬了50分鐘後,在力氣即將放盡之際來到山毛櫸營地,終於又見到

闊別經年的山毛老櫸了。此時精神為之ㄧ振,體外的溫度雖然逐漸下降,

內心卻有說不出的火熱。

 

 

雖然山嵐一陣一陣飄了過來,然而四周盡是高大而枝繁茂密的山毛櫸,滿目

盡是透著金黃的、黃綠的、紅褐色的樹葉,那一剎山林間美的出奇的氛圍,

彷彿夢境般。

 

 

暫時告別了山毛櫸後,此時離山頂已不遠矣,隨後進一小段的劍竹林,此時

山徑旁的金黃色的山毛櫸一路綿延到山頂,將山林點綴得五彩繽紛。

 

午後一點四十分抵達拉拉山,海拔2030 M,山頂有一顆三等三角點,

編號6265。

山頂上有一座中央氣象局自動氣象及雨量遙測系統以及一根又高又粗並且

包著鐵皮的電線桿,高高的鐵柱設有太陽能板。此時山頂已籠罩在雲霧當中,

四周毫無展望,今年就不用那麼辛苦爬電線桿了,哈哈。

 

拉拉山山頂山毛櫸樹葉近照。

 

再次來到拉拉山,山頂的四周同樣是滿滿的山毛櫸,今年的心願已達成,

坐了下來,打開山下帶來的炒麵,配上一壺現泡的烏龍茶,真的心滿意足。

 

下山途中,離山頂約10公尺,有通往盧平山、南插天山之路,傳說中往南插

的稜線同樣是滿滿的山毛櫸,更為可觀,雖然標示上寫著「此縱走路線,獵徑、

岔路多,請多加確認並請勿個人單獨前往」,還是忍不住下去探了一下路。

 

往南插天山的路徑隨即陡下,路徑荒蕪,兩側皆為箭竹,宛如進入蠻荒地帶,

然而觸目所及盡是高大而綿密的山毛櫸。

 

雖然眼前是前所未見的美麗新世界,但是面對密密的箭竹林,前途茫茫,

路條稀少,隨即淺嚐則止,不敢孤軍深入,毅然決定放棄探路。

 

原路下山,此時山區完全籠罩雲霧中,不宜久留,將鞋帶繫緊,護膝綁好,

戴上手套,全速衝下山。

 

回到「拉拉山生態教育館」,正好是下午四點三十分。依依不捨再回首望了

一眼拉拉山,此時山頂已在雲霧縹緲中了,回想今日山毛櫸秋之饗宴,

令人回味無窮。再會了山毛老櫸,明年再見!!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