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淡山」森氏紅淡比花開了,邂遘飛龍白粉蝶、大琉璃紋鳳蝶群

2012/08/02 21:55
101-7-7 小百岳紅淡山

       基隆市的小百岳紅淡山,山勢不高,海拔只有210公尺。

在清朝時她只是月眉山旁一個沒沒無聞的草山,後因其山形

宛如大小青龍環抱,故稱為「雙龍山」。日據大正20年

(1931年)年間,基隆月眉山靈泉禪寺的法師在今之紅淡山西南

方山腰上另建寶明寺,當時寺後方栽種了很多紅淡比,從此

大家都將廣植紅淡比樹的雙龍山改名為『紅淡山』。

紅淡比,日本神道稱之為“榊”「さかき」,讀作「sakaki」。

因葉濃綠光亮,樹幹直立予人莊嚴之感,在日本是御之神木,

與日本扁柏、日本柳杉並稱為「神樹」。為日本常見的景觀

設計及神社植物。

因用紅淡樹的枝葉來插花,長時間不易朽壞,所以日本信眾

喜愛用紅淡樹的枝葉在佛祖供桌前插瓶,有〝日本皇室的

守護神木〞之稱。

 
森氏紅淡比 mori Cleyera

紅淡山的紅淡比樹是台灣特有原生種,稱為森氏紅淡比,對日本

人具有特殊文化意義。

森氏紅淡比坊間稱森氏楊桐樹,山茶科,台灣楊桐常綠喬木,

葉似卵形,葉尖微銳稍向內捲,革質葉互生,葉背偏白色。

森氏紅淡比的葉似卵形,葉尖微銳稍向內捲,是一大特徵。

森氏紅淡比的花與茶花很像,開出五片黃白色的小花瓣,氣味

不如桂花濃烈,會散發出淡淡的幽香。

森氏紅淡比是一種有趣的植物,一般的木本植物長出的嫩芽

是淺綠色或是淡黃色,隨著成長的時間,再轉成綠色的色澤。

紅淡比不同,在初春的枝幹尖端,長出的新芽竟是「深紅」,

到了夏季才逐漸穿上濃綠。

 

 

森氏紅淡比現在除了少數人仍沿用日本信仰的人之外,在台灣

已經少人在祭儀上使用了,大多做為綠化樹種。

 

 

森氏紅淡比(mori Cleyera)為拉丁文學名,紅淡比冠上森氏

(mori さん),表示由這個人叫森丑之助(Mori Ushinosuke)

在台灣所發現的紅淡比新種。

 

森丑之助何人也?他是日治初期的怪傑,身材贏弱,天生一足

微跛,卻走遍台灣高山,深入當時被視為「兇蕃」的各部落裡。

他思想超越時代,行徑荒誕不稽,卻擁有一顆仁慈的心。武士道

講究智、勇,他卻是智仁勇兼備。他身材不高,卻是影響台灣

至深的時代巨人。

森丑之助(1877年1月16日-1926年7月4日?),號丙牛,出生於

日本京都市五條室町,從小體弱多病,卻嚮往浪跡天涯,就讀

長崎商業學校時,即輟學棄家,長年流浪外鄉。1895年,森丑

加入陸軍通譯身分隨軍隊扺臺,移防及巡察臺灣全島。天生好奇

而博學強記的森丑,曾跟隨植物學家小西成章調查臺灣山林植物

,與人類學家鳥居龍藏學習原住民調查方法與攝影技術,用長達

三十年多次走遍臺灣原住民山區部落,其所收集及寫作的臺灣

原住民相關調查資料及報告,遍及植物學、地理學、歷史學、

人類學、考古學、民俗學等,並學習了臺灣原住民各族的語言,

為當時的臺灣總督府蕃務本署寫作不少原住民語教材。

1923年森丑位於東京的家在地震中被毀,各界紛紛募款欲幫助

他繼續完成原住民的研究,森丑卻認為原住民的未來前途比他

個人的學術研究更重要,打算用這筆資金來建設他心目中的

「番族樂園」(原住民保護區),而在捐款雙方意見不合的情況下

,援金暫緩,社會上也興起了對森丑不利的批評和攻擊。森丑

之助在各種外界的期許、壓力和其自我問題意識、志向的夾縫

中掙扎,最後因理想無法實現,於1926年7月3日深夜,森氏搭上

從基隆開往神戶的「笠戶丸」輪船,次日凌晨,跳海自盡,

得年49歲。

 

森丑之助被當時的人類學大師鳥居龍藏譽為「臺灣蕃界調查

第一人」,套句現代的說法就是「叫伊第一名」!

 

 

最先登上臺灣第一高峰玉山主稜的是日本人森丑之助和鳥居龍藏

,西元1900年登山玉山西峰(3528公尺),森丑之助登上玉山

北峰3910公尺)。1906年,森丑之助和植物學家川上瀧彌首登

玉山主峰。

在明治、大正年代,森丑之助光是「16次橫越中央山脈」登山

探險的顯赫成績,就足以讓後人瞠目結舌了。

打開台灣的高山植物圖鑑,你可發現學名上有掛上『森氏』的

至少有二十幾種,森氏杜鵑、森氏山柳菊、森氏佛甲草、森氏

當歸、森氏柳、森氏紅淡比、森氏唐松草、森氏豬殃殃、森氏

蕁麻、森氏菊、森氏薊、森氏苔、森氏櫟、森氏鐵線蓮、森氏

鐵蕨、森氏毛莨、森氏古綿草等等。對台灣植物學的偉大貢獻

可窺見一斑。

森丑之助拍攝的許多照片長久以來廣為使用,日治台灣總督府

博物館所蒐集的蕃人民族誌標本與珍貴的高山植物標本,完全是

森君一人獨自完成,目前由國立台灣博物館承接。

森丑之助也是明治末期至大正中期的原住民族知識權威。他最

令人感動的地方在於他對原住民的看法,在那個時代他是個前衛

的思想家,遠超過當時日本政客軍警的視野。

他尊重原住民部落的傳統,關懷臺灣山林的自然環境,以誠對待

原住民,因此原住民稱他為「好朋友Mori」。他充滿人道關懷及

同理心的研究精神,不但見證了一百年前所謂文明與原住民文化

衝突的現場,也預言了文明或外來霸權破壞臺灣原住民生存環境

,必遭反噬。如果當年日本殖民政府肯接受他的觀點,或許就

不會有後來的霧社事件吧!

說他是偉大的登山探險家、學術探險家、人類學家、植物學家

、毋寧說是偉大的人道主義者。

對於想要了解森丑之助一生行誼與學術成就的人,在楊南郡

博士2000年出版的《生蕃行腳—森丑之助的台灣探險》一書,

提供了完整的資訊。出版至今12年,該研究為每個欲認識森丑

之助的人不可不看的著作。『生蕃行腳』一書,您會發覺,

這真的是一本『看完會哭、哭完會再看』的好傳記。下次你若

到野外看到森氏杜鵑、森氏紅淡比等冠上森氏的植物時,可要

仔細瞧一瞧。

前幾年只是好奇森氏杜鵑的發現者究竟是何人?開始尋找

相關資料時,深深被他的事蹟感動,從此對冠上森氏的植物

特別有興趣。今年為了尋森氏紅淡比的花蹤,就來了紅淡山三趟。

紅淡山登山步道全長不到兩公里,沿途花木扶疏,隨著季節

變化有不同的花朵綻放,三月櫻花、四月杜鵑,杜鵑花事未了

,桐花登場。除此之外,步道附近也有約在四月初開花的

鐘萼木,更是難得的春色。

五月上旬,我隨著季節的跫音來到紅淡山,正好遇到基隆市

野鳥學會舉辦保護小灰蝶、觀賞小灰蝶的活動。

每年五月,是基隆紅淡山上台灣洒灰蝶由蛹羽化成美麗成蝶

的季節,數以百計的台灣洒灰蝶的毛毛蟲會在寶明寺後方的

涼亭裡孵化、羽化,成為就近觀察自然生態的絕佳教室,

今年錯過了,明年四月下旬時可以來看。

台灣洒灰蝶在寶明寺後方的涼亭裡的蛹。

 

當天無緣見到台灣洒灰蝶,但是春天的紅淡山,可不會讓你

失望,除了抓住鐘萼木春天的尾巴外,也捕捉到不少單戀

鐘萼木的飛龍白粉蝶。

紅淡山由小溪頭山莊到扶輪社景觀台的稜線步道旁,也有

幾株鐘萼木。鐘萼木每年約在四月初開花,到了五月已是

接近尾聲了。

 

輕海紋白蝶(飛龍白粉蝶)

幼蟲食草鐘萼木,有鐘萼木才會有牠。台灣有鐘萼木的地方,

只有在陽明山、猴硐、基隆及和東北角附近一帶才有。

飛龍白粉蝶名稱由來是牠的雌蝶翅膀打開來,翅脈上的斑紋很像

一隻飛龍,飛龍在天而得名。

輕海紋白蝶小檔案:展翅50 - 60 mm,翅面白色,雄蝶前翅外緣

具黑斑,前翅純白色,後翅腹面為單純的米黃色,翅脈明顯。

 雌蟲翅面白色但前後翅具明顯的黑色條紋及斑點,下翅腹面

雌雄近似但雌蟲顏色較深。

 

那次沒看到紅淡比開花的模樣,六月與友人再度來到紅淡山。

 

 

兩位小朋友與兩隻可愛的小狐狸「彌習」「彌佳」石雕合照。

 

 

紅淡山,210m,三等三角點一○二四號。台灣小百岳。

 

 

嘻嘻~ 不是我做的啦

 

紅淡山三角點下方的台灣島,母子所在的地方就是鵝鑾鼻燈塔位置。

 

登上扶輪關景塔,眺望基隆「五基」,基隆河、基隆市、

基隆港、基隆嶼、基隆山盡收眼底。

 

紅淡山眺望基隆市、基隆港、基隆嶼

 

 

六月,這個季節是屬於蝴蝶的季節,此時紅淡山上處處可都看見

舞動著燦爛絢麗的蝴蝶身影,但是森氏紅淡比還是不開花。

 

 

 

紅淡山除了族群可觀的鐘萼木之外,綿密迤邐的森林與開闊的

稜線也是許多蝴蝶喜愛的環境。

 

 

無尾鳳蝶

 

 

虎斑蝶

 

 

台灣瑟弄蝶(大黑星弄蝶)

 

 

 

初夏正是山林投開花時節,走在稜線步道旁不時可聞到一股

甜甜的鳳梨香味。

 

 

山林投的雌花。

 

 

山林投的雄花。

 

 

七月初,一個「萬里無雲萬里天」晴朗的週末,我們又來到紅淡山。

 

 

每次來紅淡山,我總習慣從寶明寺上山。走過修行橋,橋頭寫著

「萬里無雲萬里天」,另一側則是「千江有水千江月」。

 

 

寶明寺的古老山門,據說是紅淡山清法戰爭的遺跡之一。

 

 

當天天空一片湛藍,此時拍古剎是最佳時機。

 

 

紅淡山寶明寺,有一對石獅與一對少見的石象鎮守在門口,

路過古剎,自然地先禮佛一番。

 

 

此時寶明寺大雄寶殿早課梵聲響起,莊嚴肅穆,虔誠之心由然而起。

 

 

寶明寺後方的涼亭,這一帶盡是高大的紅淡比,抬頭仰望,仍是

一片翠綠,未見花苞。此地日照較少晚開花,心想山頂上三角點

旁的那株紅淡比應開花了。

 

一路尋尋覓覓,來到山頂三角點旁,終於看見森氏紅淡比開花了。

接著在三角點旁又遇上一大群大琉璃紋鳳蝶,蝶舞紅淡山,襯托

著碧海青山的開闊美景更是一路行來最大的驚豔。

大琉璃紋鳳蝶  學名: Papilio paris nakaharai 鱗翅目鳳蝶科

 

在陽光的照耀下,大琉璃紋鳳蝶閃耀著金綠色和寶藍色~英文俗稱

巴黎孔雀,確實像孔雀般美麗。

 



 

 

當天為尋花蹤上山,原本設定森氏紅淡比的花種,終於如願

得償美麗花姿,在山頂又遇上大琉璃紋鳳蝶群,望著碧海藍天

,正是「萬里無雲萬里天」。心情如同 森丑之助的名言:

「現在我內心充滿著幸福的感覺,抱著充滿喜悅的心情回去

。」*生蕃行腳:森丑之助的台灣探險。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