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宮吉野櫻蓄勢待發,楓樹湖吉野櫻喜迎綠繡眼

2013/03/10 20:18

 

102-3-6 楓樹湖吉野櫻與綠繡眼之會 

 

 

在北部賞櫻的地點首推天元宮。

 

 

3月3日,媽媽說要去天元宮賞櫻。我說天元宮的櫻花要再等到

3月10日以後才能看到。難得老媽有如此雅興,我這個兒子當然

要想辦法讓老媽看到櫻花,好讓老媽回去向阿姨們炫耀一番。

 

 

那天午後,我從滬尾鄞山寺旁的鄧公路上滬尾櫻花大道,這條

櫻花大道是我每年到天元宮、三芝賞櫻的必經之路。這條美麗

的公路,不但可必避開101公路與登輝大道的擁擠路段,沿途

風光明媚,春天時緋寒櫻、昭和櫻與吉野櫻依序綻放,春色

不斷,是一條極佳的兜風路線。

 

 

一進入「滬尾櫻花大道」,先前早開的緋寒櫻「櫻紅」已消失

,換上了「新綠」的樹葉。接著由晚開的寒櫻粉墨登場,而

吉野櫻仍在含苞待放。

 

 

樹興里樹林口土地公廟兩顆盛開的昭和櫻,與枝繁茂盛的楓香老樹。

 

 

走過滬尾櫻花大道,沿著北4路從糞箕湖上岔路口左轉北3路往

白石腳方向續行,接著直下南勢角,右轉101公路後,車潮漸現

,不久即抵名聞遐邇的天元宮了。

 

 

此時天元宮人潮稀稀疏疏不到1成,如同天元宮的櫻信未現一般。

我在天元宮巡禮一圈後,吉野櫻花開僅3%,有些老欉甚至還見

不到花苞。看來今年花況比往年來得晚,太早到只有看到

「花苞」而已,若要等滿樹瓣蕊,淺緋柔雪「盛大的落櫻」

風情,可得等到3月中旬過後吧。不過要先做好「人擠人」的

心理準備,才能一睹「櫻吹雪」的著名風采。

 

 

離開天元宮,隨即驅車來到離天元宮不遠處的楓樹湖。楓樹湖的

吉野櫻花期比天元宮早了兩週,三月初來賞花正當時。

 

 

過了天元宮三芝方向續行,不久即可看楓樹湖金花石蒜園區牌

樓,右轉進入楓樹湖產道,約一公里處即可抵達路旁的櫻花園

(一顆滿綻開花李樹的果園,陳老師稱為楓樹湖櫻花谷)。

 

 

此時楓樹湖產道業已由早先豔紅的山櫻換上粉嫩的吉野櫻春裝。

 

 

當天果然不負使命,果然讓老媽看到滿綻的櫻花林,而且就在

路旁伸手可及,不用勞老人家大駕,近在呎尺就可欣賞。

 

三月三日那天正值一波冷氣團夾帶霪雨報到。都三月天了,還有

寒流還攪局,「春天後母心」,說變就變!如此天氣賞櫻,倒

有意外收穫,偌大櫻花林只有三四名遊客。

 

正應了蘇東坡的話,山櫻相對為誰栽?細雨無人我獨來。我

自己一個人,獨享滿園春色。

 

細雨灑下,吉野櫻花上鑲著一顆顆水珠晶瑩剔透,襯得滿園愈

發嬌豔欲滴,楚楚動人。

 

 

串著雨珠的花瓣別有一番風情。

 

此時但聽一陣吱吱喳喳地鳥聲,悅耳極了,卻一點都不喧嚷。

觀察了一會,才知道原來是綠繡眼,牠們一大群出現,在吉野

櫻花上跳來躍去,啜飲花蜜,好不快活。

此時主角不再只是櫻花,而是春天小精靈「綠繡眼」。

 

春天盛開的吉野櫻花招蜂引鳥,每朵盛綻的花房,都是綠繡眼

的地盤。但見一整群綠繡眼,分佔枝頭尋花吸蜜,或倒掛金鉤

、倒頭栽探花取蜜。但見綠繡眼上上下下跳躍,在櫻花樹欉

鑽入鑽出,吸取春天最甜美的汁液。

 

可惜,活潑好動的綠繡眼,要捕捉他的倩影,可著實不容易。

但見滿樹綠繡眼在花叢間覓食,我拿起相機開始瞄準時,說時

遲,那時快,對好焦正要按下快門時,如過動兒般的小精靈

一溜煙不見鳥影。

我屏住氣息,躡手躡腳,耐心地跟這些小精靈周旋。在一陣

「亂槍打鳥」下,總算差強人意,捕捉到幾位小傢伙清晰的畫面。

此時吉野櫻變成配角,看綠繡眼的美妙身影,則是讓人全新感受。

粉嫩吉野櫻輕拂,綠繡眼圓潤輕盈。 

綠繡眼別名:青迪仔,英名:Japanese White-eye 顧名思義其最

大的特徵就是在牠的眼睛周圍有道白色的眼圈,再配上橄欖綠

色的嬌小身軀,看來非常的別緻可愛。

 

俗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可是早到的人有鳥可賞。

過了不久,遊客漸漸多了,來了數輛婚紗攝影小組來取景,此時

在人聲沓雜下,綠繡眼開始走避,留下那短暫地驚鴻一瞥。

要拍綠繡眼得趁著春雨方歇無人的日子,可避開賞花人的

驚擾,惱人的閃光燈。三月六日,天氣非常晴朗,我與老婆

當天請假再去楓樹湖,可惜豔陽下不見鳥蹤,心中悵甚!

非假日的櫻花園,依舊熱鬧非凡。但見一群媽媽們歡聚在櫻花

樹下,如此「花見」(賞花),可真愜意。

 

果園中瀰漫著桂花淡淡地花香,我用力深呼吸,吐掉上班的

鬱悶,如此的春光,讓人心情大開。

除了盛開的吉野櫻外,園區內也有植栽許多佛手柑與檸檬,正

開著春天的花朵。

 

佛手柑

 

 

佛手柑與檸檬的花,長得很像,很難區別。

 

 

檸檬花

 

 

離開櫻花園,我與老婆再度來到跤頭趺崙步道上陳老師的

「群櫻園」。

 

 

「群櫻園」是陳聰明老師對自己的花園所取的名稱。陳老師在

這片祖先所留下的山坡地,植栽許多櫻花,有早生的白色緋寒櫻

(福爾摩沙櫻)、大島櫻、霧社櫻、吉野櫻等多種櫻花。其中陳老師

認為吉野櫻特別嬌嫩,不好照顧。

 

 

陳老師為了照顧這片櫻花林,費了相當的心力,今年為了替吉野

櫻去除介殼蟲害,堅持不灑殺蟲劑,親手用手抓,費了七天的

工夫才將蟲害去除。

 

「群櫻園」裡的吉野櫻都還很嫩,但都已長得婷婷玉立,看著

陳老師如此用心地照顧,我看不出三五年,繁花怒放的景象不亞

於天元宮。

 

楓樹湖23號,陳老師的祖厝。

 

楓樹湖古道上白色的辛夷花已接近尾聲,如今由紅色的木蘭花擔綱。

 

春天走進楓樹湖,經過櫻花園,旋抵跤頭趺崙步道上的「群櫻

園」,和陳老師閒話家常。再沿楓樹湖產道漫遊,順便探看

楓樹湖古道盛開的木蘭花,然後,眺望淡水、台灣海峽與

楓樹湖連綿的綠意,愜意地走過楓樹湖,真是一次愉快的

「偷閒」之旅。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