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訪加里山,森氏杜鵑迎山客,一葉蘭秀色卻盈盈

2010/03/28 08:08

 

20100319春訪加里山

 

三月十四日那天剛參加了天元宮年度櫻花盛會後,即開始想念加里山

雲霧帶上在蓊鬱蒼翠的綠林中,那一片粉紅的、 淡紫的,鑲嵌在陡峭

岩壁上的一葉蘭。

 

 

 

去年三月十八日造訪,正是一葉蘭璀璨盛開期。今年氣候如同去年,推算這

一兩週應是加里山一葉蘭的花期,好不容易捱到三月十九日,氣象報告說

當天正是近一兩週最佳天氣,此時不上山,更待何時,賞花要趁早,

遲了就看不到了。

 

 

 

當天雖然請假,可是老婆還是要上班,早上開車送老婆上班後,早上八點由

三峽交流道上北二高,出發比去年晚,於是快馬加鞭一路從北二高接中山高

至頭份交流道下來,往三灣方向行,循台3線過三灣,越新中港溪大橋,左轉

走三灣南庄觀光聯絡道,過田美大橋右轉進入南庄老街,續沿著苗21鄉道,

一路上山經東河、鹿場,於9點50分抵楊家民宿登山口。

 

 

 

楊家民宿登山口,約可停20輛車。因該停車場屬楊雙發私人所有,

假日收費100元/台,非假日不收費。

 

停車場前方正對上港溪溪谷,蜿蜒的溪床和左方峭峻的加里前山山稜,

視野極佳,可眺望比林山、鵝公髻山與五指山。

 

 

登山口標高1370公尺,加里山標高2220公尺,落差約850公尺。「加里山步道」

單程約3.14公里,來回6.3公里,全程來回,健腳者5小時,一般眾生則

7~8小時。

 

 

 

由登山口到風美溪這一段五百公尺長的步道,平坦好走,眼前所見盡是壯碩

而且筆直的柳杉,具有簡單、樸實的美感。早晨的陽光灑落在林間,不時可

聽到清脆的鳥叫,好似在迎接山客一般,杉林中散發著芬芳的精油氣息,

聞之令人通體暢快。

 

 

 

風美溪 

 

 

風美溪是加里山與哈堪尼山的分界,這是中港溪的上游。加里山是苗栗中港溪

與後龍溪的發源地,這兩大流域的水,就是苗栗人賴以維生的生命源水,

加里山可以說是苗栗的母親山。

 

 

 

過風美溪,見溪水清澈、奇岩巨石磋峨,在此暫歇個腳,掬一把冷冽溪水

沖臉後,開始邁向今日加里山行。

 

 

高大的五葉松 又見水晶蘭

 

 

步道一開始即為陡上的木棧階梯,不久在步道不到1K處,海拔約1500公尺

左右,有一株高大挺拔的五葉松,林下附近即看到美麗水晶蘭。今年春雨

下得不多,僅見十數株而已。

 

 

 

幽暗潮濕的落葉層裡,冒出晶瑩潔白的身影,有若水晶狀的菸斗,這正是

腐生植物─水晶蘭的花朵。微微下垂的花朵,單生於植株的頂端,在幽暗處

發出誘人的白色亮光,引人佇足欣賞。

 

 

 

水晶蘭不是蘭花,而是鹿蹄草科植物,由於花朵像蘭花,又潔白無暇惹人

憐愛,在陽光照射下呈現透明面相,所以命名水晶蘭,在台灣極為少見。

 

 

與天爭高的人造柳杉純林

 

 

續往上行,僅見林蔭蒼鬱,走進偉岸的柳杉造林帶,林木參天,

林相極為優美。

 

 

 

加里山植群層次分明,底層植被如各種蕨類、鴨掌海棠、咬人貓、

生長旺盛,各色藤葛更加不甘示弱,糾結交纏,生趣盎然。

 

 

 

蕨類是加里山底層植被的霸主,林下的稀子蕨數量眾多,羽狀葉片

呈現了大自然裡完美的幾何對稱之美。

 

 

 

稀子蕨,主要的傳宗接代方式為孢子分佈生殖的,不定芽只是

其中的無性生殖法。

 

 

 

加里山步道沿線的生態豐富且多元,值此初春時節,正是林下植物相互

競艷的時節,成串的翹距根結蘭聚落、豔紅的硃砂根等,兀自綻放美麗花顏。

 

 

紫金牛科__硃砂根

 

 

進入了柳杉林的加里山步道,滿地滿岩塊上遍地開滿了淡紫白的翹距根節蘭。

翹距根節蘭

 

 

由風美溪上行約60分鐘,11點左右來到步道指標1.6公里處,海拔1650公尺。

這裡是步道沿線中重要的據點之一「風爐闕」,有昔日運送木材的台車鐵軌

遺跡,正是當年林業興盛時期遺留下的見證。

 

此處即為4號救援樁所在,旁邊有一座新修建的『加里山山屋』,

目前是山友們登山時中途的休息站,附近有水源,也可供山友夜晚

過夜,作為第二天攻頂欣賞日出的補給站。

 

 

 

「長行天南星」樹皮花紋像蛇皮以保護自己的「天南星」,如眼鏡蛇般的

佛燄苞花序用來保護花蕊,令人映象深刻。

 

薑科___川上氏月桃花,初吐鮮麗的新花!

 

 

由避難山屋開始往上走,今天一路走來,不見任何山友,一人偊偊獨行在

森林中,來到5號救援樁,才遇到也是一位獨行的吳姓山友。

 

 

吳先生也是植物愛好者,對熟捻各種針葉樹種,今日指點我觀察幾株錯落在

山徑上的稀有植物,如台灣三尖杉(台灣粗榧) 、紅豆杉幼苗、台灣檫樹與

牛樟等,令我大開眼界,也讓我更瞭解這一座山。

 

 

途中見有不少散置一些老舊牛樟殘塊,散發出檀香的味道,早期的加里山原本

是廣袤的樟樹區與原始檜木林,可惜歷經日本人、光復初期林務局的大規模

伐林後,山區改種柳杉。

檜木、牛樟有以用則見殺,柳杉無以用則成林,看了不禁令人惋惜。

 

 

所幸在步道上見到這一株奇特的牛樟,生長在四周盡是高大的柳杉林中,

雖然僅有半面的樹幹,卻仍展現旺盛的生命力和週遭的柳杉與天爭高,

令人讚嘆。

 

 

加里山步道途中單株的台灣檫樹。

 

台灣檫樹亦被認為是瀕臨滅絕之稀有昆蟲寬尾鳳蝶的食草。

 

 

11點50分上到步道指標2.5K,8號救援樁處,為主稜上的空地,

設有木椅,這是登加里山除了四號救援樁外,最佳的休憩地點。

此地林相也改變了,從登山口起一路相伴隨行的人造柳杉林變成

原始雜木林和箭竹林,中級山的況味出現了。

 

8號救援樁處發現的的野紅豆?

 

 

至此山徑進入亂石磊磊的巨石谷中,此處有新設就地取材的

木棧道,使原本需踩過光滑巨石上的小徑,變得輕鬆好走。

 

海拔2000公尺的山巔,在巨石谷中居然有類似生痕化石遺跡,莫非百千萬年前

海水曾在此處蕩漾?

 

此地海拔2005公尺,過了巨石谷之後,抬頭一望,又見到加里山之寶,

紅豆杉巨木。

 

加里山之寶,紅豆杉巨木

 

 

這棵為加里山之寶,老樹枝幹上方雖受到雷霹部分折斷,但依舊生氣盎然地挺立在山谷間。

 

 

除了這株紅豆杉巨木外,附近也有幾株紅豆杉與紅豆杉幼苗,山友

吳先生指點我,林下這一株紅豆杉幼苗,若不細心觀察倒是不容易發現

此細小的幼苗。

 

 

 

巨石谷的台灣三尖杉(台灣粗榧) 

 

目前保育評估將台灣粗榧列屬「瀕臨絕滅」樹種,台灣特有種,和

台灣紅豆杉不是近親,卻經常被誤認是紅豆杉,仔細看清楚,它的

頂芽常三枚並列,所以又稱為三尖杉,它可是男女有別 ( 雌雄異株 ) ,

已被列入是稀有植物。

 

 

 

行到此處,大腿突然開始隱隱作痛,望著接下來以樹根攀纏的

岩石路徑,首次感受到「力不從心」,腳步開始沉重起來。

 

 

森氏杜鵑迎山客

 

 

 

無奈只好休息片刻後,繼續陡上,所幸才一啟程不久,即見前方

一株森氏杜鵑璀璨地盛開了。睽違一年的美麗森氏杜鵑盛開花朵迎

接山客,此時心中的熱情澎湃起來,化解了腿部的不適。

 

別名石楠、鬼目的森氏杜鵑是台灣原生種,早期由日本人類學家

森丑之助在台灣高山發現。

 

 

看到了綻放花芒的森氏杜鵑,此時一葉蘭亦不遠矣。

 

 

一葉蘭秀色卻盈盈

一葉蘭是一種高山原生蘭,俗稱台灣慈姑蘭、山慈姑。

 

1909年時,日本人森丑之助,首先於探採阿里山檜木林的行程中發現它。

1911年日本名植物學家早用文藏(Ha-yata)博士命名為Pleione Frorm-osana Hayata。

Pleione原指希臘神話中的美麗女神,意指這類植物的美麗花朵。

 

顧名思義,台灣一葉蘭僅有一葉片,分類上屬蘭科(Orchidaceae)一葉蘭屬,

落葉多年生草本,花朵盛開期在三月底至五月初,花色有紅色、粉紅色及淡紫色,

量少的白色甚為珍貴。台灣一葉蘭遭受大量地摘採,以至於野外族群銳減。

 

 

闊別經年,終於又見到美麗又壯觀的一葉蘭花開景致,此時身體雖

疲憊不堪,心理卻十分火熱。

 

 

去年此時站在石壁旁,望著眼前出現成百上千盛開地一葉蘭震懾

不已,今年再度踏上斯土,望著這片空谷幽蘭仍然充滿感動。

 

 

近距離駐足觀賞好一陣後,此時體力漸恢復,然而午後雲霧漸起,

望著天空,此時陽光已逐漸被雲層包圍,心想此次登頂又無緣一覽

聖稜線美麗的天際線了。

但是今日卻有緣一睹一葉蘭美麗的芳蹤,總算不虛此行。

 

 

續行走在稜線間,時而穿梭闊葉樹雜木林,時而穿梭石楠林。

此時離山頂已不遠,此後就沒再見到一葉蘭。

 

 

登頂 苗栗的母親山

帶著疲憊的身子,一步一步往上爬,眼見山頂在望,卻毫無雀躍的心,最後

攀上一段陡壁後,下午1時15分第三度造訪苗栗聖山~加里山。從登山口到山頂

花了將近3小時15分,爬了850公尺的高度,終於完成了今年的第一座中級山。

 

加里山,台灣小百岳,標高2220公尺,一等三角點。

 

加里山之巔,西南與東南各有一道稜線往外延展,循西南稜是通往虎山的

稜線山路,走東南稜陡下是往哈堪尼山的山路下風美溪。

 

山頂展望原本極佳,可惜此刻雲物籠罩,向東邊眺望,僅能近看哈堪尼山,

遠方樂山山頂兩座球形雷達僅能依稀可見。更遠處的雪山聖稜線、雪山西稜線

皆在雲霧飄渺中,只能神遊其中。

 

在山頂休息了30分鐘後,此時雲霧漸濃了,是催促我們該下山了,上山費時3時15分,

下山費時2時30分。

 

下山途中,此時柳杉林逐漸被薄霧籠罩,回到風美溪,再回頭眺望,回想今日的

加里山一葉蘭春之饗宴,真的心滿意足。

 

後記

 

加里山不但是苗栗母親的山,也是原住民的聖山。


這是我第三次走訪加里山,三次都遇到貴人,2008年下山途中巧遇當地陳姓山友,

提供了不少寶貴訊息…,2009年在山頂遇到山友劉先生,下山途中一路指引我

見識加里山的許多植物。今年則在上山途中遇到吳先生,也是一路引導我觀察

各種針葉樹種,令我大開眼界,每次均有不同收穫,也讓我更瞭解這一座山。

 

走進加里山蔥蘢的綠林中,宛如進入一座植物博物館,步道全線植物林相豐富,

不僅豐富而且多樣。從登山口一直到步道2.5公里處(8號救援樁)的廣袤山域,

全是與天爭高的人造柳杉林區與錯落幾株孤零零地散落在柳杉林區的

大葉羅漢松、台灣華山松、五葉松、牛樟等。

 

從8號救援樁起,林相即轉變為多元化的闊葉樹森林區,這裡可看到國寶級的

紅豆杉、台灣粗榧與台灣檫樹等。當我們腳踏樹根,手抓樹幹,藉力攀爬時,

可千萬別錯過仔細觀察與欣賞這些「瀕臨絕滅」樹種的機會。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