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1-24 百二崁古道、茂風聚落

 

有一種寂靜,伴隨天光劃破雲層的光線,從詭異的陰陽海,一層又

一層迎面而來。天地間,只有滿山翻飛的芒花,以及枯山水般的蒼涼。

這幾年來,每年總是要進出102號公路好幾趟,特別是深秋時節,我總

是會抽個空到九份或是金瓜石的聚落,望山、看海。這裡對我來說有種

陌生的懷想,無以名狀,不曾相識,但卻毫不陌生。

102公路不僅沿途景色清幽,沿途更標示無數古道的出入口,從侯硐、

九份、金瓜石到牡丹聚落,從琉榔古道、小粗坑古道、燦光寮古道、

貂山古道、大粗坑古道、金字碑古道…,古往今來承載著許多先人足

跡,這一路有好多讓人徘徊的故事,它總是有一股魔力驅使我不假思

索地來到礦山來。

迴異於「九份老街」基山街的繁華,過了隔頂之後,102號公路進入了

一個寂靜的世界。金瓜石後山不再是一個熱鬧非凡的觀光熱點,這裡沒

有民宿、茶藝館、芋圓、五花八門的小吃、沒有萬頭躦動的觀光客,只

有荒涼與寂寥、孤獨卻很美麗,像個沈默的哲人,她的遺世之美要用你

的感官去探尋。無須按圖索驥,也不必特意去尋找歷史的遺跡,光是

地名就瀰漫著歷史的光暈:小粗坑、新山、金獅坑、茂風、大竿林、

大粗坑等等簇群散居在山谷間的聚落。

走進這些古早的聚落遺址,伴隨著滿山韌命的芒草、斑駁的石階、廢

棄的礦坑,走在蜿蜒起伏、陡峭的山谷間,眼前的景色隨著海拔高度

的變化,忽而海天一色柳暗花明,忽而陰森幽暗,在冷冽的東北季風

呼號下,讓人有著進入蠻荒世界般的驚奇探險。

在深秋的季節裡,我在這條北台灣秋天最美的公路,從容巡遊在青山

芒海間。往102號公路的最高點「樹梅坪」前行時,經過18K指標處

,一如往常望了一眼公路旁「百二崁」古道入口,突然間,不同往昔的

荒煙漫草景象,但見眼前豁然開朗,一條嶄新的木棧步道,在地勢陡峭

的山谷扶搖直上,彷彿天梯般召喚著遊人:進來坐啦。

沿著木棧道拾級而上,層層石階引導著走向茂風聚落裡。茂風聚落是金

瓜石山城流失的山區小聚落,此地的村民靠著百二崁古道狹長的石階與

鄰村互通有無。百二崁古道起點位於太子賓館,經102公路18K下方山

谷的金獅坑聚落、茂風聚落上稜至風吹軰格的金瓜石福德祠後、再下至

牡丹村。

遙想當年,這條山徑曾是牡丹居民百挑著牡丹菜至前往九份販賣的過往

古道。

歷史往前追溯,1924年鐵路草嶺隧道還沒貫通以前,百二崁古道也是駐

紮金瓜石的日本軍警至牡丹巡視、行軍的重要道路。歷史再往前追溯,

在古老的年代,台北宜蘭間唯一交通孔道就是淡蘭古道,先民必須翻山

越嶺,慢慢上山、下山,走過那青苔繞石的石階。往昔從台北(淡水廳)

到宜蘭(葛瑪蘭)的路線,先沿基隆河上溯,經水返港(汐止)、坩仔

賴(瑞芳),翻過三貂嶺,再循雙溪河谷而下,至摃仔寮後越過草嶺至

大里簡進入蘭陽平原,一趟路下來,至少需三天。

百二坎古道也曾是屬於淡蘭古道的片段之一,根據唐羽的記載:嘉慶12

年,楊廷理古官道是循著一條名為「舊道」的山坡而上,直線可通

「粳子寮庄」之大竿林(今九份一帶),過土地公坪(福山宮一帶)後取道

較為平坦的山鞍,在大金瓜南方有個地名為「摩風」,循著溪谷邊緣至

牡丹坑後,就是一條捷徑。根據九份的耆老相傳,百二坎古道與貂山古

道不但是昭和11年〈1936年〉通往九份地區的人行道,而且更是輕便路

未開通前唯一的出入孔道。

 

仰角望著天空走上古道高點,看著藍天白雲襯托芒花翻騰,回首望著102

公路與後方的雞籠山,金瓜石秋色迷人。

 

【百二崁古道】

第一次走訪茂風聚落已是十年前舊事了。那年,有幸跟隨岳峰古道探搜

隊的陳岳隊長,走訪百二坎-燦光寮-石笋古道。當時這條通往牡丹的山

徑,早已隨著公路開通,被世人遺忘在荒煙漫草中,陳岳隊長帶隊的前

一天還帶著幾位大刀手,辛苦的砍劈開路之下,才讓百二坎舊石階重現

天日。

那天,我們很慶幸地走過重新清理出百二崁古道、茂風聚落上風吹軰隔

段,並一一介紹”洗金水道”、”浮竹橋””百年福德石碑””金礦坑

道事務所遺跡茂風舊聚落”,當時的印象至今猶存。

當年,我們在芒草的葉浪裡循路前行,穿越茂風聚落,上到古道最高點。

但見鴨米老師從芒海裡竄出,隨即來到草山戰備道貂山古道入口。

步道穿越芒草、芒萁路到達鞍部,這裡出現有個舊灶,孤零零杵在古

道旁。

順著山徑而上至鞍部,眼前視覺豁然開朗,前方就是茂風聚落了。

 

【茂風聚落】

抵達茂風聚落,不見橫越九份溪由石頭砌成的浮築橋,但見一座嶄新

的木棧橋橫亙在眼前。

茂風聚落的廢石厝牆垣,屋旁的大樹枝葉蔽天,無數氣根低垂如鬚,

與斷垣相伴,似在訴盡歲月風霜。

有數間幾乎被草木淹沒的廢屋,只剩殘垣斷牆露出漆黑的空間,

牆上苔蘚累累夾雜在爬藤間,牆中長出遮天蔽日的大樹,顯然是

座年代已久的廢墟。

越過溪溝對岸,這裡有個金礦開採留下的坑道,旁著應是舊的事務

所遺跡。

這些聚落的遺跡,訴說著九份鎏金歲月的歷史,令人有一絲淒涼的

懷舊感。

九份採金鼎盛時期,湧進了大批掏金客,並在山凹谷地建屋形成聚

落。上新山、中新山、 下新山、金獅坑、茂風等聚落,最繁榮的

時候山谷裡曾聚集了上千戶人家,此地曾因淘金客湧入而成為全台

灣消費能力最高地區之一,九份不僅獲得「小上海」、「小香港」

的美譽,並有「上品送九份,次品輸台北」的俗諺。隨著礦脈枯竭

,靠山吃山的淘金客無以為繼,茂風等聚落也逃不過人口外移的宿

命,猶如南柯一夢般戛然沉寂下來。

礦脈淘盡,人去樓空,看著古址廢墟,倍增滄海桑田之慨。我們現

在能看到的生命跡象,就是房舍遺址長出來的樹木花草,尤其是斷

垣殘壁旁隨風搖曳的芒花,道盡昔日的風華歲月。

但見山谷中的廢墟伴著隨風漂蕩的芒花,正靜靜佇立在山凹之上,

無人照顧的石屋,在山風的吹蝕下加速容顏的凋敗。

這條山溝,應是九份溪源頭。九份溪呈南北向因地形關係每到秋冬

季,強勁的東北季風順溪凹地形凜冽凝聚吹襲、往往令村民無法

站穩而驚悸,成為聚落唯一的夢魘、故有"()"之名。

天漸漸暗了下來泛起薄霧,把老房子的頹敗掩住了,遠遠可以看

到山下的幾處民宅裡亮起燈來,在這樣有霧的暮色四周空無一人,

令人恍惚。

越嶺點已近,小徑兩旁森林趨於低矮,最後來到鞍部缺口,回首

再望一眼茂風聚落,山谷佈滿了白芒花,更顯蒼涼。

我站在山谷中,此時無風也無雨,遠眺雞籠山,有種如夢似幻的

錯覺,也許是少了人聲擾嚷,沉靜的村落反而有一種雲淡風清的

自在。

循舊路直上就是草山戰備道、牡丹山的鞍部。

牡丹山鞍部有一塊石頭 上雕有"貂山古道"字。此鞍部舊名"風吹

軰隔",因強勁的東北季風順九份溪迂迴而上,受此地地形關係形

成迴流,勁風凜凜、以前清軍行軍至此、人員均無法立足聞風色

變視為魔風。

貂山古道入口的「金瓜石福德祠」。

為了安定軍心,台灣同知楊庭理於此建築福德祠並命名「風吹軰

隔」,祈求福德正神能鎮魔驅風。福德祠已愈兩百年以上歷史,

此處正是楊廷理古官道與百二坎古道在此交會而過。

百二坎古道除有豐富的人文歷史外,沿途景色清幽,是一條懷古

尋幽的好地方。當你行走貂山古道或燦光寮古道時,不妨連走

百二坎古道,踏著先人的足跡,緬懷往昔九份的黃金歲月。

樹梅坪眺望金九黃金山城暮色,景色如夢如幻。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