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硐]鐘萼木花開,金字碑古道照顏色

2011/05/02 08:44

 

1000416[猴硐]鐘萼木花開,金字碑古道

 

 

「鐘萼木」

 

 

猴硐,小小的山城,四面群山環繞,基隆河從中穿過。猴硐,冬季

多雨。每到冬季,冷冽的東北季風便長驅直入猴硐的山谷裡,如此

陰冷潮濕的地理環境,原是不適合人們居住的區域,卻是極適合孕育

著稀有植物「鐘萼木」的環境。

 

 

鐘萼木( Bretschneidera sinensis Hemsl. )屬鐘萼木科,又名「伯樂樹」

,是古老原始、非常罕見的特有單種科孑遺樹種。全世界僅散居在

中國雲貴、湖廣、閩浙一帶,沿著北緯二十五度的丘陵,自西向東

延伸,最後停駐於北台灣最濕冷的山谷中。

 

 

台灣是鐘萼木分佈的東限,分佈於七星山馬槽至大油坑及瑞芳金瓜石

大、小粗坑山區一帶,基隆市紅淡山、月眉山、新山和調和街的稜線

上,在台灣素有「南國寶樹」之稱。目前已發現大約有1,000株左右,

其中半數以上都生長在猴硐山區裡,猴硐可說是南國寶樹鐘萼木生態

保育的大本營。

鐘萼木在冬季落葉後,非常易認,枝芽挺直分岔朝上,樹皮有塊狀灰白斑

為其特徵。

 

 

鐘萼木喜生長在蔭涼潮濕的環境,在冬季落葉後,枝芽挺直分岔朝上,

當東北季風愈冷、愈強,它就越挺直。

兒子和周章淋先生合照。

2010年2月時,我們在猴硐,承蒙當地的文史工作者,也就是「黑金

的故鄉 猴硐」周章淋先生,帶著我們走一趟原汁原味的「黑金的故鄉」

,其中對「鐘萼木」的介紹,更是令我們驚豔不絕。

 

 

從雲貴高原來的鐘萼木,在台灣北部都看得到,但猴硐最多。周章淋

說:「猴硐的鐘萼木有的一年開2次,12月開一次花,到4月又開一次花

。每年3月底到4月中旬是鐘萼木花朵全面盛開期。猴硐面向東北向的

山坡上,會佈滿盛開密集的鐘萼木花朵,非常像似眾多的白鷺鷥停留

在樹上休息一樣,此樣的景象頗為壯觀。」

猴硐神社

母子倆在介壽橋頭到神社的石階步道中途,後方即為

寶貝樹種

神社頂端圓土丘西向的寶貝樹種

 

 

周章淋又說:「猴硐的鐘萼木,也有幾株是屬於明星級的寶貝樹種

,它們除了是其中10~15%每年會固定花開二度的鐘萼木外,另一個

特點是能方便讓人近距離觀賞拍照,其中又以介壽橋頭到神社的石階

步道中途及神社頂端圓土丘西向的(即面向鐵路方向)這幾株鐘萼木

為最方便。」

 

 

鐘萼木為落葉性喬木,因花萼鐘狀故名「鐘萼木」,它的花瓣有

五片,淡粉紅色或白色,成熟時三瓣開裂,種子為橙紅色。

 

 

 

金字碑古道

 

 

 

「淡蘭古道」是台灣北部最早的一條東西交通官道,西起台北艋舺經

錫口、水返腳、八堵、暖暖、三爪仔、三貂嶺,進入三貂社,翻山越嶺

進入噶瑪蘭,終於宜蘭的道路。惟今日僅存三貂嶺古道段與草嶺古道段。

 

 

清朝同治6年冬(1867年),台灣鎮總兵劉明燈率兵北巡,從淡水廳走到

宜蘭廳,有感於先民開拓之艱辛,先後在三貂嶺段題下「金字碑」與在

草嶺段題下「虎字碑」、「雄鎮蠻煙碑」等三座珍貴墨寶,成為淡蘭

古道上膾炙人口的珍貴史蹟。

 

 

當年台灣總兵劉明燈北巡經淡蘭古道行至三貂大嶺,登臨嶺上頓覺

視野遼闊,感嘆山路漫長崎嶇難行,所幸路旁植樹有成,唯時局險惡

求才不易,就以小篆體書寫詩詞感文,命人刻於附近山壁巨石上,

字體並以金箔塗貼,鄉人稱它為「金字碑」。

 

 

淡蘭古道的三貂嶺段這一段古道因當年碑文嵌上金箔而被稱為

「金字碑古道」。

 

 

金字碑古道與草嶺古道雖同屬於淡蘭古道的主脈,但名氣卻比不上

草嶺古道之響亮。相較於草嶺古道之小橋流水、水田映天光、曠豁

蒼茫的秋芒、山水相映的景觀,金字碑古道顯得單調許多,因此每年

來訪的遊客相較於草嶺古道少的可憐。

 

金字碑古道我們已來過多次,但今天卻衝著鐘萼木花開而來。

 

 

春天的蝴蝶降臨猴硐,今日賞花可期。

 

在舊猴硐國小吃完了午餐後,隨即展開今日古道賞花之旅。

鐘萼木一般生長在山坡上,鐘萼木樹很高,一般相機不易入鏡。因此

今日特地用上Nikon AF-S NIKKOR 28-300mm來拍花。

 

途中遇見天線上停駐幾隻鳥兒,正好來試鏡,但是28-300mm用來拍

鐘萼木已嫌不足,何況來拍鳥。

 

 

一路拾級而上,沿途綠意盎然,偶見成片的鐘萼木花飄落在步道

兩旁,低頭凝視著剛落下的鐘萼木花蕊,這是我生平如此近距離

的欣賞的鐘萼木,特別喜悅。

 

古道上原本是有我們一家三口,途中多了一位小黃也跟著我們一起走古道。

這位小黃對山區道路似乎非常熟悉,一路上忽上忽下,忽而鑽入

樹林中,忽而竄出古道上。雖腳力驚人,對一路陡上的古道階梯,

也顯得氣喘兮兮。

看著小黃吐著舌頭,想必是口渴,只是一時找不到合適的飲水杯給

小黃喝。

這時我們一家三口,巧遇Mandy一家四口,還是Mandy聰明,隨手在地上

撿了一片姑婆竽葉子裝水給小黃喝。

 

Mandy夫婦帶著兩位小男孩(一位念小六、一位念小五),一家四口身穿

勁裝,腳穿雨鞋,想必是登山健腳。

 

 

本來古道上冷冷清清,除了賞花之外,老婆對一路單調的陡上石階,

頗有微詞。還好遇見Mandy一家四口,7個人加上小黃,古道顯得熱鬧

許多了,一路上有說有笑,不知不覺上到古道高點,旁有一座

「探幽亭」涼亭,「奉憲示禁」石碑及古樸的土地公祠。

 

金字碑古道上古樸的土地公祠。

正當我們坐在涼亭閒話家常時,小黃獨自玩耍起來,累了,就倒地呼呼大睡。

有充分的休息,才有充足的體力走更遠的路,小黃對登山要訣,深知其中三昧。

 

我們與Mandy夫婦一見如故,最後大家索性拍個合照紀念。

末了,Mandy一家四口續攻三貂大嶺,此時小黃選擇跟著他們續行,

望著這一家四口鑽入草比人高的山徑中,繼續他們的傳奇登山

之旅。此時我們也僅能望之興嘆,而選擇原路下山。

 

下山後,兒子看見新猴硐國小,嚷著要進去玩耍,此時老婆已經累得

走不動,在車上休息,我則陪兒子逛猴硐國小。

 

 

 

兒子此時精神仍很好,對每項遊樂設施都要玩上一會兒。看兒子似乎

有用不完的精力,而我心有餘卻力不足,只能感慨歲月不饒人。

 

時值四月,猴硐國小的流蘇正值盛開,今年感嘆錯過欣賞四月雪之美

,想不到在猴硐國小看見流蘇之美,雪白的流蘇映著四周的山水,

別有一份動人之處。

 

金字碑古道在這時節,應稱為鐘萼木花道。猴硐春暖花開,我們再度

漫遊在金字碑古道上,但見整座三貂大嶺的山頭上,盛開的鐘萼木

花朵,一簇一簇,自開自落。粉紅動人的鐘萼木花蕊灑落在古道石階

上,為長滿青苔的古道增添春天的顏色,有道是「猴硐鐘萼木花開,

金字碑古道照顏色」。

在探幽亭與Mandy一家四口閒話家常,享受優遊自在的古道風情。

當天遇見鐘萼木滿山遍野地盛開及巧遇Mandy一家四口,這真是一次

愉悅地山旅驚艷。

(Mandy一家四口,就是豋山補給站ftc9283 兄一家四口的傳奇人物,

他們每一次的長程縱走山旅記行,都足以令人瞠目結舌。)

    全站熱搜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