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1-30新北市瑞芳區~無耳茶壺山

與九份一山之隔的金瓜石,是日據時代真正的東亞第一金都。

水金九的採金歲月在日據中期進入最高峰,金瓜石擁有“亞

洲第一貴金屬礦山”之稱,採金煉銅如火如荼。日人也在此

積極建立社區,曾有長久居住之打算。光復前七年,日本礦

山株式會社在水湳洞興建大規模選礦場,淬取提煉出土的礦

石,源源輸出。

如此盛況,到了日據末期卻急轉直下,由於總督府將採礦重

心轉到國防工業上,九份礦山遭到停工,採礦設備移至金瓜

石,山城迅速凋零。光復後,儘管恢復開採,但藏量已不復

當年。加上政府管制金價,隨著礦脈枯竭、採金已無利可圖

,民國60年,九份礦山終於宣告結束。而光復後收歸國營

的金瓜石礦山,也漸從開採轉為冶煉。至於在水湳洞的選礦

場及煉銅場,則因環保人士的抗爭,在民國76年停止營運

,金瓜石的採礦歲月至此告終。

隨著採礦事業落幕,金瓜石也逐漸褪盡鉛華。寧靜的聚落、

斑駁漫長的石階、廢棄的礦坑,金瓜石獨特的礦村風貌,

在歲月中漸顯斑駁頹圮。走過一段沈寂歲月之後,老時代留

下來的建築房舍,漸漸地受到媒體青睞,在媒體推波助瀾

渲染之下,金瓜石秀麗的山水之美再度驚豔於世人眼中。

今天的金瓜石繼九份之後,已成為炙手可熱的懷舊觀光熱點。

 

過去百年間,金、九山城經歷了盛極、衰落而復甦,正是

整個時代變遷的縮影。

 

金瓜石位於東北角的丘陵地上,雞籠山、茶壺山環伺左右

、背倚半平、燦光寮山,三面環山面向東海,坐山向海的

美麗山丘,讓金瓜石坐擁東北角山海交織的壯麗景致。

位處秀麗山巒間的金瓜石,宛如一座歲月凝鑄成的礦業博

物館。

無耳茶壺山座落在金瓜石東邊,由於山形奇特成為金瓜石

的地標,從九份往雙溪的102號公路望去,山頂的岩峰就

像是一只沒有耳朵的茶壺,故被稱為無耳茶壺山。

 

茶壺山腳下一座廟,就是知名的勸濟堂了。

勸濟堂有著東南亞最大的銅鑄關公聖像,高達三十五台尺,

重達 25 公噸,成為金瓜石重要的地標及守護神。

關公手捧春秋冊正氣凜然地端坐無耳茶壺山下,為金瓜石

代表景觀。

 

關公端坐茶壺山下,一覽金瓜石春秋。

 

春天的茶壺山,櫻花與杜鵑淒艷綻放,深秋的茶壺山,芒花

滿山翻飛如毯,將金瓜石如同黃金般的閃耀著銀白光芒,

茶壺山是我每年春秋都會走一趟的優質路線。

善變的茶壺山

由九份一帶看過來外型像沒有把手的茶壺,所以稱為茶壺山。

 

由黃金博物園區的方向往茶壺山望去,則像蹲踞在山頂的

獅子,又稱為「獅子岩山」。

 

水湳洞開始

 

每次來金瓜石前,我總習慣地在金水公路的起點旁停留一會

兒,跨過濱海公路看著詭譎的「陰陽海」,然後往山巔眺望

「黑金剛山」,基隆山旁,黑色油毛氈舖頂的建築夾雜新式

樓房沿山錯落。

 

然而濱海公路最顯著的地標最是直立在陰陽海上方的十三層

選礦廠,看起來殘舊卻又龐大巍峨,宛如一座黃金城堡。

 

在十三層遺址旁,看到三條如巨蟒般的黑色管道,一直綿延

到山的另一頭。而那山頭就是金瓜石著名的地標,無耳茶壺

山,也就是我們每年秋天必訪的路線了。

在"水湳洞選煉廠"下方,偌大的停車場顯得空蕩蕩的,很難

想像這裡曾經繁忙一時,民國五、六十年代無數的蒸氣火

車正在等著載運金、銅礦,然而三十年前"禮樂煉銅廠"關

閉之後整個空蕩下來。

無人的停車場,不知何時飛來一隻小鳥,更顯得孤寂,讓

人有不勝欷噓的沒落感。

沿著金水公路緩慢而上,可以看見溪旁的石頭都呈現深深的

黃褐色,而這黃褐色的景觀最有名的莫過於位於水湳洞上

方的黃金瀑布。

登茶壺山路線

攀登茶壺山有好多條路線.春天登茶壺山,我習慣從金瓜石

黃金博物館園區盡頭的石階,直上茶壺山登山步道入口,

這裡有成片的櫻花美景可賞。

秋天登茶壺山,我則習慣從勸濟堂上方報時山旁的停車場

起登。往後山的茶壺山步道,沿途有滿山翻飛的芒花,礦

山最美的秋景可賞。

無極索道遺址

直下本山六坑的斜坡無極索道遺址。在無極索道廢棄建物內

,有一群建築系的大學生,假日來此充當志工。一問之下,

原來目前官方正積極整建,有意規劃為新的歷史景點,但

不知以何種面貌重現世人眼中,樂觀其成。

步道前方有座大型木造觀景台,視野開闊,面對著陰陽海,

左望大肚美人山,後方茶壺山秀麗的景緻盡收眼底。

右邊翠綠的山谷,一片白茫茫的芒花,在東北季風吹拂下

似波浪般起伏,不過白浪之中卻有三條如同黑色巨蟒的廢

煙管,顯得特別突兀。

 

茶壺山登山步道口

無耳茶壺山的登山步道多為階梯,沿路上無樹蔭遮蔽,夏季

豔陽高照苦不堪言、冬季淒風苦雨皆不宜上山。唯有在春秋

兩季最適合來此健行。

除了登山步道外,亦有礦區產道可直上最近的茶壺山登山口

(距離山頂僅560公尺)。登山步道與礦區道路共交岔2次,

過朝寶亭後便都是走在道路之上。平常時日,我大都開車帶

著家人,循著礦區產道上山至朝寶亭泡茶、聊天賞景。今天

來此,則是為了滿山秋芒而來,此行上山走登山步道,下山

改走公路迂迴下山。

登山步道陡上陡下,截彎取直,路途較近。公路則沿山迂迴

繞山而上,路程較遠。下山時,坡度較緩,不用踩著又硬又

陡的石階下山,對我這雙中古的膝蓋較為友善。

茶壺山登山步道

 

茶壺山產道

 

若以賞景的角度而言,各有千秋,但大抵而言,沿著公路賞

景,視野開闊,較為可觀。

循著石階上山,一路秋芒美景不斷,看山望海,涼涼的風吹

在臉頰上,不燥不冷,愜意至極。

秋天的茶壺山步道可是熱門的健行步道,一路上人來人往

,好不熱鬧。

來此爬山的遊客,大都是黃皮膚熟面孔,但我們在朝寶亭

遇見兩位金髮美女,令人驚豔。一問之下,她們目前暫居

台北市大安區,那天是根據英文旅遊導覽的介紹,坐著

公車到勸濟堂來爬茶壺山。

看來台灣觀光的旅遊導覽,倒是介紹的很詳盡。上週,我在

不厭亭也是遇見一對外國夫婦,從侯硐金字碑古道啟程,接

102公路,然後接大粗坑古道回到侯硐。我看著他們拿著

一本英文旅遊小冊,上面劃著登山路線圖,頗為詳細,令人

讚賞。

兒子與兩位金髮美女合照。一位來自比利時,另一位來自

西班牙。

今天來此爬山賞秋芒,無意中遇見兩位金髮美女,也算是

茶壺山驚豔。

 

產業道路的盡頭,可停十幾輛車。路盡頭處有步道岔路,循

石階可通往茶壺山頂,距離才560公尺而已;另一邊是通往

「半屏山牛伏礦體」的土路。

 

前行不久,石階換成一段高架木棧道,來到一木造的觀景台。

在這裡眺望風景,視野極佳,山下的蛇行公路、對面大肚美

人山與後方的基隆嶼一覽無遺。觀景台附近,則是廢棄的礦

場,有岩層裸露,嶙峋怪狀。

從觀景台至茶壺山,只剩二百公尺而已,抵達寶獅亭。此時

天色叵變,原本視野清朗頓時大霧籠罩,山下的金瓜石一片

迷濛,山城氣候多變,似乎預告冬天的腳步已悄悄地逼近了。

 

後記

下山途中,遇見一群竹雞家族,在草叢中覓食,看牠們津津

有味地在吃草,方知原來牠們也吃素。

 

回程途中,公路轉彎處,遇見幾株開花的樹,花兒好似開著

露天舞會,在滿山盡是白背芒花的地盤,竟然杵著幾株會開

花的樹,也是今天的豔遇之一。

初不識芳名,後來請教高人,原來她就是,海州常山。

「海州常山」不是一座山,也不是一個地名。她是馬鞭草

科(Verbenaceae)的常綠灌木或小喬木。

別名-山豬枷、臭牡丹、臭梧桐、臭桐、臭芙蓉、海桐、

臭桐柴、八角梧桐、芙蓉根、地梧桐、楸葉常山、楸茶葉

 

回到勸濟堂停車場,回首再望一眼茶壺山秋色,不久下起

雨來了。深秋了,礦山秋芒已近尾聲,接下來,在冷冽的

東北季風環伺下,「水金久」就裹在雨霧裡,暫時告別礦

山,來年春暖花開時節,再來賞櫻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tt足跡~368鄉鎮區采風錄(CH的親子週遊記)

ma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